知青論壇

搜索
查看: 2617|回復: 108
收起左側

酉午村居詩話(持續更新中)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7-22 10:02:1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江永九二 於 2016-10-27 20:07 編輯

弁  言

    終軍棄繻,癡叔著名,人生之佳時節也,而其如吾儕者何?所謂空前絕後者,亦幸甚至哉。遂以為此,誠非虛其所逆。乃至徹骨銘心,實維蒼天可鑒。蓋人有不能不言者,或差可證之於史乘。掛一漏萬,但撮其要焉。惟思之所及,則信手塗鴉,無關年月次第也。丙申戌月亥日,墨畊廬主人弁於卷首。



1.春華未放

春華未放秋霰至,又見早春寒草枯。
敗葉禿枝風雪冷,異鄉山野忒蕭疏。


丙午紅羊劫難,余甫席豫冠冕也,年仿佛而同余者幾何?猶春花之未初綻,而突遭秋霰之摧虐。學業荒廢,心田雜蕪,且前路茫茫而無所視極也。己酉立春之翌日,余負囊踽踽入一僻遠山村,曰海棠鋪者。固非余之所願,實乃情勢之迫也。觸目荒山瘠嶺,四望村舍索寞。寒風呼呼,枯草瑟瑟,禿枝摇曳,敗葉飄飛。而時作零雨,霏霏然雜雪花撲面,其悽遑蕭索之况味,豈言語可盡哉!
 樓主| 發表於 2016-7-22 10:03:38 | 顯示全部樓層
2.土屋門臨

土屋門臨春圃荒,叢生草雜野花香。
小桃三兩枝橫矮,不耐鴉歸噪晚場。


一椽土屋,石階攲斜,木門朽蝕,余初居之所也。門臨荒圃,漸有雜草叢生,而野花閃爍其中,又階前幾樹桃花次第開放,始覺有春意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倏忽之間,已是麥收時節。梿枷劈啪,風車吱呀,而赤日西傾,暮色襲人,忙於收場之時,正歸鴉呱呱低飛而繞場過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7-23 11:09:40 | 顯示全部樓層
3.寒暑繞牆

寒暑繞牆惟竹青,長宵寥寂伴孤燈。
敲門風雨悽楚甚,霧漫曉窗浮紫藤。
   

不因寒暑而異者,環屋繞牆之青青翠竹也。禪家有云:“青青翠竹,盡是法身。”東坡有道:“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余每每出入其間,感其酷冬之凜然,炎夏之舒而,始覺鄉間猶有古風在也。然孤身一人,每於寂寥之長宵,伴我者唯如豆之油燈。猶記夏夜,風雨驟起,風挾雨點,撲打門窗,其莫名之悽楚,竟黯然而滋生。昏昏然則見曉窗霧漫,紫藤搖曳,復感幾許生意在焉……
 樓主| 發表於 2016-7-23 11:10:24 | 顯示全部樓層
4.故舊乍來

故舊乍來疏雨中,黄庭半卷摹方工。
採菇林徑竹籃滿,又立斜暉聽晚風。
   

長夏多雨,偶有閒暇,是為雨餘也。磨墨濡毫,工摹子敬之《黃庭經》。窗外霏霏細雨,時飄時止,皆悄然而不經人意,無非增人閑適之情趣耳。不期故人造访,寂然之寒舍,頓起詼諧笑語。過午而雨住,從農人言,不失採菇之好時機也。步泥濘而登崦堆山,見雨滌峰青,喜清風爽人。蓋戊戌之災,原生林木砍伐淨盡,此時可見者,惟疏落之小松也。穿松林而披棘刺,但從農人之指點,而覓新生之菇。此物非賤,亦非暴虐者可毀,每每於雨後自能速生。酉時,盈籃矣,竟斜暉晚照。望天邊霓霞,聽習習松濤,緩步下山,復歸於孤燈映照之農舍。
 樓主| 發表於 2016-7-24 09:30:36 | 顯示全部樓層
5.料峭春寒

料峭春寒天雨陰,穠桃艷李逐風塵。
枝頭剩得桐花俏,漸暖初陽日又新。
   

今居鬧市,惟見高樓林立,天亦為之狹小,但有冷暖之變化,而難睹四時之物候也。故癸巳春,余《春感》詩有道:“祗見高樓難見天,春來春去不相關。慣他炎暑風驟冷,驚爾熏晴衣已單。……”而彼時山村,每至春來,桃紅李白,絢麗多姿,無處不春意盎然,無時不條風可人。然好景不常,花開易落。料峭春寒,零雨悱惻。風雨之後,但見殘枝凋零,滿地狼藉。難怪長吉有“桃花亂落如紅雨”之歎,而八指頭陀則潸然淚下也。此刻,卻見瑩白之桐花,傲寒而淩風雨,俏然於枝頭。俗諺曰:“娃兒娃兒你莫誇,還有三月桐子花。”此即謂勿以春暖為幸,桐花開時,猶有俗語之所謂“倒春寒”也。人之際遇、心境,亦每每類此。每當春寒料峭之際,惟樸質、傲然、堅貞之桐花,畀余勇氣與希望也。春寒終去,春日漸暖,湯之《盤銘》所謂“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誠為千古警示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7-24 10:02:29 | 顯示全部樓層
6.荷鋤隴畝

荷鋤隴畝正春深,如醉熏風孰抱琴?
歇晌坡頭慵懶甚,臥聽飛絮落紛紛。
   

千百年來,农人耕种,皆俗語所謂“半年辛苦半年閑”。而彼時之異,則日日胼胝,並無閑時。然一年兩種兩收,固為農業之規律,則忙季自忙,閑則偷閒矣。時当季春,荷鋤隴上,非有雙搶之迫,而喜春色之麗。見綠蔭婆娑、野花璀璨,感熏風撲面、暖意襲人,所謂“春深似海”者,的為妙語也。而泉水潺湲,鳥鳴蟬嘶,與習習微風相和,則幻彼佳人,抱琴而歌乎?所謂“歇晌”者,偷閒之極致也。春陽懶懶,人其更甚,臥而如泥委地,不思再起。閉目聽落絮,紛紛其無聲,此亦彼時難忘之境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7-25 09:39:49 | 顯示全部樓層
7.一分秀色

一分秀色近江梅,乍見櫻花絢麗開。
几度秋风悲畫扇,春潮今又蕩胸來。
   

人謂報春者,迎春也;而余僻居之山鄉,並無此花。又謂訊春者,梅也;江頭梅影,似見春色一分,然此花卻綻放於隆冬臘寒之中。吹面不寒,和風初來,於此地初感春意者,實為一夜乍開之絢麗櫻花。故余曾有《卜算子》云:“冰裁雪剪開花早,被伊占卻春光了。此夕歎韶輝,落花三度飛。/應憐春色好,當惜櫻花早。花謝復還開,盛年難再來!”春色降臨,一年伊始,畀人以滿懷期翼;而櫻花開之彌早、凋之彌速,則示人以惜時惜青春也。然世路坎坷,命途多舛,春去秋來,每每有畫扇之悲。而斗柄東指,櫻花乍開,又豈能禁春潮蕩胸之復來?
 樓主| 發表於 2016-7-25 09:40:39 | 顯示全部樓層
8.插秧歸晚

插秧歸晚月融溪,波動浪湔雙腿泥。
油少燈微惜夜短,映窗月色近晨曦。


白傅有云:“田家少閑月,五月人倍忙。”時值雙搶時節,刈麥插秧,兩不得誤也,此所謂“倍忙”云云。余隨農人,早作宴息,躬身於水田之中。一日未盡,早已腰痠腿疼,疲憊不耐。然如近代某詩人云,遠之視昔,困厄窮通,每每有詩意在焉。猶今有憶,插秧歸晚,月色融於溪水之中;腿動手澆,以滌去雙腿田泥;但見水光月光,泛動陣陣漣漪;而夏夜之徐徐微風,蕩來無以言表之清爽與愜意也。回至土築農舍,飯後夜讀,卻奈何燈油將竭。蓋因彼時,煤油限量供應,每月僅半斤耳。然映窗月色,近乎晨曦一片,無需囊螢,無需鑿壁,且於書中夢華胥國境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7-26 09:12:42 | 顯示全部樓層
9.烟蓑雨笠

烟蓑雨笠野茫茫,腳掃泥浪棍下秧。
半濕褲衫天欲暮,撿條轍鮒好煎湯。
   

薅秧者,除田中雜草也,其間施之者三。據聞平原之地,以木鋤為之,而余居之山鄉,則施之以足。手拄竹棍,以腳探泥,踩雜草於田泥中,復履平之。蜀中多雨,薅秧之季,每每陰雨連綿。披蓑戴笠,拄棍田行,煙雨濛濛,四野茫茫。未及天暮,早已衣褲半濕。然偶於泥中拾得鮒魚,歸而可煎湯也,亦清苦中之一趣。
 樓主| 發表於 2016-7-26 09:13:30 | 顯示全部樓層
10.風潤雲沉

風潤雲沉暝色哀,鄰嫗喚鴨木扉開。
昏昏燈火遲遲夜,疏雨梧桐滴石階。
   

鄰嫗喚鸭,亦余記憶中之一塲景。余初居於此,間壁乃一老嫗與其次子相依為命。余所居之土屋三间,原為其長子所居也。蓋因戊戌伐林木殆盡,村民因缺柴火,而多结伴至村後崦堆山開洞掘“炭”。村民所呼為“炭”者,遠古地質變遷深埋於地層之樹木,未完全質化為煤者。其木形依然,剖面紋理清晰可見,而固非木質,亦較煤之易燃,亦此地之一奇也。因洞穴垮蹋,老妪之長子不幸遇難,而其妻再醮,一幼女隨之。因其房屋閒置,吾得以暫住也。梅雨時節,陰雨連綿。每於薄暮冥冥之時,余收工歸屋,輒見老嫗倚木門而口作囉囉聲,喚其所飼之鴨群歸巢。則見鴨十數隻,自竹林外聞聲而來,呷呷作鳴,拖泥帶水,蹣跚而上石階。間壁碗盞聲息,夜遲而寂,余青燈把卷,但聞疏雨梧桐聲耳。秋去而隆冬至,老嫗病革,其次子甫成年,奉湯藥而侍晨昏。每每於夜間聞間壁痛楚之呻吟、撕扯牀草之窸窣聲,竟於年關前撒手西去也。一壁之隔,皆顧影煢煢,而付流年。
 樓主| 發表於 2016-7-27 16:39:23 | 顯示全部樓層
11.梨雪桃霞

梨雪桃霞滿眼春,曾緣苔徑扣柴門。
但聞隔葉鳥啼止,石水缸空餘綠痕。
   

梨白如雪,桃紅似霞,絢麗而明媚。不惟山鄉春光之美,抑吾儕適值青春妙齡也。猶記登山緣苔徑而扣柴扉,木門緊閉,人去屋空。惟階前之石水缸,空餘綠苔之痕。風吹葉動,鳥啼聲亦嘎然而止,不免惆悵系之。此亦青春之記憶碎片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7-27 16:40:14 | 顯示全部樓層
12.扶犁正是

扶犁正是暮春時,杜宇聲聲日又西。
山野雜花飛泥徑,夕嵐漸隱遠山低。
   

余居是村,凡農作皆熟稔,惟犁田僅嘗試一二次也。且在農人指點輔助之下,而記憶尤深。暮春時節,扶犁田行,雖汗流浹背,而渾然不知,惟興趣使然耳。杜宇声中,不覺日暮,農人卸犁牽牛而去。余泥足行田塍,山風陣陣,野花滿徑,竟躡步翼翼,不忍踏也。夜靄淺淡,遠嵐騰湧,似覺隱隱遠山漸沉而漸低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7-28 10:13:32 | 顯示全部樓層
13.每盼郵差

每盼郵差總恨遲,黄梅時節雨絲絲。
村翁拾得道旁信,世事乖違誤了期。
   

孤苦寥寂之中,親友之來函,誠為莫大之精神慰藉。故而每盼郵差,則有總恨來遲之感。而黃梅時節,絲絲細雨,尤撩人鄉思情思也。彼時山村,並無投遞處。郵差過此,每每夾信函於報紙中,隨機交予田間或路旁之村民,偶有遺忘或遺失,則在所難免。猶記曾與光福兄辦大批判專欄,於大隊部舊報紙中查找資料,竟發現其一年前之函件。蓋因夾於折疊之報紙中,而報紙卻不曾為人所開閱也。再者,余曾於某歲尾得友人函,閱而不知所云者何,細看日期,乃年初之函也。尤難忘者,與友人約,不得其回函。十數日後,有村翁拾得道旁之信,已誤其期矣。亦見世事乖違之一斑,能不為之一歎乎?
 樓主| 發表於 2016-7-28 10:14:19 | 顯示全部樓層
14.明艷朝霞

明艷朝霞五月天,晨風習習有微寒。
詩心萌動置身早,極目金黄麥浪翻。


西曆五月,陽光燦爛,此刈麥挿秧之雙搶時季也。某日侵晨,曙色甫熹,余與G君早起。晨風習習,略感微寒。旋覺朝霞漸起,紅日初昇,則滿目明麗也。沿鄉间道,至一幽深農家院,傾刻間而詩心萌動矣。回望麥浪滚滚,金黄灼目,而知須歸而刈麥也,遂悵悵然歸焉。而不知究為如何之情緒,此亦青春之記憶碎片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7-30 17:00:42 | 顯示全部樓層
15.通宵蛙鼓

通宵蛙鼓雜蛩聲,天籁敢同人籟爭?
懵懂青春不堪記,透牕曙色映桅燈。


乙卯夏,記憶所及,似無運動。大隊忽抽調知青,成立专案组,審理“流氓壞分子”及“反革命分子”案。余亦参與其中,而膺筆錄職事。“流氓壞分子”者,十三隊一黄姓青年,年屆弱冠,而與某女野合。其人老實巴交,到案後從實招供,卻也輕鬆過關。其時已為夫妻,以今視之,不過婚前X行為也。“反革命分子”則來自十隊,年約而立,其姓氏不復記憶,則無前者之幸,而盡受凌辱與酷虐。緣其紙上塗鴉,被視為与蒋某联络,欲建立反共救国组织者。余頗訝之,蓋彼時之勢,誠為天方夜譚也。余視其塗鴉之跡,無非隨意塗寫,或遣無聊,況幾不可辨。殆子虚烏有故,其人执拗頑嚚,拒不承認,而受盡拳脚之苦。後施之以車輪戰術,分三班連續審訊,其人不得吃飯、飲水、睡覺,乃至解便。數日後鼻青眼腫,渾身是傷,虚脱而幾失情智……猶記值夜班之情景:桅燈高掛,暗室昏昏,但聞喝叱與拳打脚踢聲,隱隱然墻外蛙鼓與蛩鳴低和也。余几欲止暴而不能,猶今為吾儕青春懵懂而羞也!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