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樓主: 江永九二
收起左側

酉午村居詩話(持續更新中)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7-30 17:01:38 | 顯示全部樓層
16.夜幕挾來

夜幕挾來風雨狂,孤燈摇曳倍淒傷。
沉淪異域生死恋,山徑泥濘曙色凉。
   

彼時串隊或三五小聚,亦知青排遣寂寞空虛之一途也。某夏黃昏,收工後與二三插友聚於B姊處。飯罷,突作狂風暴雨,挾閃電雷霆,如排山倒海之勢。風雨阻歸,則就昏昏油燈閒聊。風動窗欞,雨打門階,燈摇影動,忽明忽暗,於此異鄉遥夜,如其淒凉感傷何?雜沓之語聲漸止,而寂然良久,或有提議余说故事者。余思此夜殆不可歸,乃憑記憶,将恨水先生之《啼笑姻緣》,撮其大意,娓娓道来。眾皆凝神諦聽,而為家樹、鳳兮之緾綿悱惻,乃至世道險惡、世态炎凉隱隱然有所動也。待余講完,不過三更時分,雖雜出己見,其奈漫漫長夜何?忽見B姊淒然正色曰:“吾亦有故事説也。”遂啟芳唇,講出一段沉淪於異域他鄉之淒哀情愛傳奇……時隔數十年,其梗概已不能復記。但覺眾心為之所感,而值雨聲漸止,窗色之漸白。遂相互道别,步泥濘山路而回隊出工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7-31 16:03:48 | 顯示全部樓層
17.櫻花絢爛

櫻花絢爛弄春暉,庭院深深笑語飛。
薄酒清茶窗色暗,悲歌慷慨暮風微。

   
深深庭院,掩於絢麗櫻花之中,乃D姝所居。赶塲歸來,姝邀余與Z君同往,賞彼院櫻花之盛開也。時值孟春,條風和融,鳥語間關,却感青春之可憫,而年華之足悲。清茶一盞,薄酒一壺,天南地北,道古論今,亦暫滌苦悶與憂煩也。笑語聲中,不覺窗色昏黄,Z君起而凝望門外靚麗櫻花,寂然良久,乃縱喉而歌。其聲忽而慷慨,忽而淒惻,忽而激昂,忽而低咽。異鄉窮途,流光如逝,胸中之五味百感,如暮色之漸湧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7-31 16:04:29 | 顯示全部樓層
18.山道崎嶇

山道崎嶇赤日炎,綠陰深處有清泉。
碧池風動玉蓮美,瓊液潤喉回味甘。
   

赤日炎炎,山路崎嶇,自S镇挑氨水歸,余因體力不濟而落伍。雖汗流浹背,氣喘吁吁,亦强忍負重,勉力前行,而竟不識来路。越陡坡而至山彎,力竭氣迫,釋重欲小憩。忽闻女子柔婉聲:“子似知青者,何獨行而難堪如是也?”余注目視之,綠蔭下一妙龄女子,雖衣袖無光,而態若天女也,竟窘迫無以答。再語余曰:“至敝舍飲水少息而復行,可乎?”時焦渴難耐,恨不掘地為泉,乃欣然從之。隨其繞岩穿林蔭徑,不十數武,有農舍依崖。汩汩山泉,環右而入門前荷池。碧水澄澈,玉蓮婀娜,風動衣袂,似嬌欲語者。女延余入室,詢余情由,俱一一答之。而飲余山茶一盞,勝似瓊漿玉液,頓覺渾身通脱而疲憊俱消也。少憩片刻,女送余上路,負吾擔行二里許,至一山口,詳告余歸徑。後余屢屢造訪,皆不覓其境。而余居是鄉九載有奇,竟不復見之。其夢也真也?若言其真,竟何無再覿之緣?若言其夢,則余身所親歷也。然數十年光陰幻如雲煙,其真也夢也,皆如露如電,杳然而無可徵矣!
 樓主| 發表於 2016-8-1 10:38:58 | 顯示全部樓層
19.無月中秋

無月中秋零雨飄,菜汤紅薯共良宵。
天涯淪落逢知己,不忘隔墻飛玉簫。
   

蜀中多雨,每至中秋,輒天陰雨濕。而中秋之夜,十之八九不見月也。己酉中秋,至黃昏始零雨初住。與龍君收工歸來,竟柴米俱無,而一隊之蕭君,亦因無煤油點燈,打秋風來也。遂議往六隊蔡、李二女生處蹭飯,好歹乃人間團圓之佳節,異鄉之流寓者,能三五相聚,亦為幸事。行泥濘山路約二里許,至蔡、李居處,乃農家常見之大雜院。孰知亦米罄,惟紅薯與泡菜也。則五人團坐,啖紅薯而啜泡菜羹。且以诙谐笑語,遣窮迫之境况乃及思鄉懷親之情。忽聞鄰院飄來悠揚笛聲,李道:“此光福也。”余詢光福何人,曰:“錦城人也,方投親靠友至此。”余曰:“‘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何不請來一敍?”李起身去席,不一刻,光福至。其人短小精悍,皮肤黝黑,嗓音洪亮,且雙目炯炯有神。光福爽聲笑道:“美不美,家鄉水;親不親,家鄉音。”遂相與交談甚契。嗣後方知,光福固本地人也,蓋因其大伯父少年闖浪外鄉,後於蓉城定居,因無子,光福過繼之。光福就讀於成都治民路中学,值上山下鄉運動,随校插隊於越嶲某山鄉。因夥同懵懂小子竊烹彝民之雞羊,而被捆綁吊打,逼食雞羊之毛。而後乃以投親靠友之方式,遷隊於此,方一月許。不幾日,大隊召開知青例會,且同至各小隊檢查知青安置情況。余手握之《陸遊詩選》,光福甚感興趣,乃謂余曰:“吾亦文學愛好者也。”至此,過從日密,而終為摯友。“隔墻飛玉簫”,乃余與光福相識相知之始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1 10:39:52 | 顯示全部樓層
20.遑論當年

遑論當年横溢才,夏寒春雪有沉哀。
一編舊册蒙塵久,溪畔飛螢潮暮霾。
   

殆甲子孟夏,余與教成飲茶於蓉城草堂,不期與光福遇。暌違十餘載,開口即道:“當年老兄才華橫溢,何今銷聲匿跡耶?”回想夏寒惻惻,春雪霏霏,青燈黄卷,空付華年。猶記嘗示余木刻綫装書一卷,乃其村清末一秀才所著詩集而自梓者。余翻覽數頁,感其作清麗健拔。而其人不為世知,其作縱殘存鄉間,終將不傳。伊水老人所謂“青史幾番春夢,紅塵多少奇才”者,不免感慨系之。每每收工之後,暮色漸湧之時,與光福遊於山野清溪之畔。流水潺湲,螢燈明滅。論及古今人事,功名事業,无非漁樵之談;王侯將相,終為荒冢一抔;人生於世,第一在讀書明理,做個好人耳。
 樓主| 發表於 2016-8-2 09:59:54 | 顯示全部樓層
21.侵晨微雨

侵晨微雨濕微風,窗外桃花帶雨紅。
春意融融盈菜圃,撥開繁葉捉雞蟲。
   

初至此地,食菜皆村鄰所餽,無非豆豉、豆腐乳之屬。彼時俱貧甚,豆豉多以豌豆制作,豆腐乳則多以豆渣為之。得自留地,則漸以自種菜蔬為樂。猶記春晨乍醒,微風細雨,倍覺清爽。而雨中桃花,則分外明艷,觸目即融融春意也。風梳楊柳,吹面不寒;雨如牛毛,不濕衣襟。乃乘興步菜地,賞滿畦翠色,而撥葉捉蟲,亦當日之清趣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2 10:00:43 | 顯示全部樓層
22.夜色明眸

夜色明眸相怨憂,風吹庭草倚門愁。
無聲惜别知何去,萬里行程萬里秋。
   
   
韋莊《東陽酒家贈别》有云:“天涯方歎異鄉身,又向天涯别故人。”直道盡人间離愁之極。而異鄉天涯,又罹别離之苦,何我輩亦有幸而得之?夜色如漆,惟明眸可見,而飽含怨憂。西風呼呼,庭草簌簌,不忍别而又不得不别。况前途黯黯,後期渺渺,難耐此夜倚門之愁。此萬木搖落之秋也,萬里行程,萬里皆秋,其如秋風殘照何?
 樓主| 發表於 2016-8-3 18:16:35 | 顯示全部樓層
23.秋風殘暑

秋風殘暑半蕭條,醉舞功夫十載刀。
忱感殷勤多探視,玉山轟倒夢扶摇。
   

余嘗有信條者三:勞而能任,辯而能贏,鬥而能勝。蓋彼時彼境,非自强者不能存也。故耕讀之餘,每每習技擊於夜间。為隨機應變故,多習棍棒刀術。殆丙辰抑丁巳,值夏秋之交,秋風颯颯,而殘暑未盡。不意張君遠道探視,乃草具杯盤,聊供笑語。久而郁郁,今敞幽懷,不禁酩酊。與张君乘凉於檐下,興起,而持刀舞於庭。霎時天昏地暗,落葉簌簌,風掃塵飛。但覺氣結於胸,奔發於四肢,而有千钧之力矣。忽猛斫庭石,刀折而二,玉山轟倒而渾然如扶搖……

 樓主| 發表於 2016-8-3 18:18:11 | 顯示全部樓層
24.昏昏客棧

昏昏客棧一燈搖,夏夜朦朧文思滔。
阿嬸添油倍珍惜,捧糖小妹笑聲嬌。
  
   
己丑春暮,來此方两月許,公社組織宣傳隊。余不事表演,而膺創作之職。住塲鎮客棧,經編導演練,而赴各大隊巡回演出。客棧甚小,為宣傳隊四十餘人所盡佔。每於夜間,借如豆油燈,而文思潮湧也。彼時煤油奇缺而金貴,各房間盞内僅少許,足以就寝而已。阿嬸知余夜讀寫作,每每斟大半盞畀余。而今思之,猶心存感激。又記某傍晚,余方掌燈伏案,有小妹詢路於牕前。稱自蓉城來,欲往某大隊尋其插隊之兄。彼地尚有十數里之遥,蓋天色已晚,且不識路,合當明日再行。奈何客棧已满,乃商之於同人,騰出房間予彼。小妹亦感激,捧糖菓置吾案,朗聲笑曰:“聊表謝忱,伴君夜讀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4 09:51:39 | 顯示全部樓層
25.碧波潭上

碧波潭上古橋樓,不忍黄昏獨自愁。
雨打風吹數百載,依然橋下碧波流。
   

連接两岸之廊橋,俗呼為橋廬子亦或橋樓子者,此地一特徵也。昔時鄉塲大都有小河流過,亦大都建有廊橋。惟此地建構尤為宏敞,而保存尤為完好也。橋下即所謂碧波潭者,鄉人謂舊有碑石立於岸,已湮没無存。宣傳隊期間,余長住塲上客栈,每每於黄昏時分,與三五同学,或徜徉於橋頭,或靜坐於橋側。觀碧水流逝,而逝者,吾儕之青春年華也。幾番招工潮後,復立橋頭者,余一人也。去者已逝,來者無可知。然睹百年樓橋,經風雨滄桑,猶屹然如是。而橋下碧波,緩緩而流,並無枯竭。則以物觀人,亦何非如此?其情其景,終難忘也。堪惜者,余去此約两三年前,廊橋拆毁,而改以石橋代之。
 樓主| 發表於 2016-8-4 09:54:42 | 顯示全部樓層
26.逢君正是

逢君正是暮春時,欲折丹青月桂枝。
茅舍竹墻酸苦淚,一場大火總狐疑。


謝君,當地知青也,嬉皮式髮型,鑲金牙,彼時亦足以為怪異,與之相識於己酉暮春。宣傳隊期間,經萧君引薦,初會於客棧。示余素描數幀,稱其為杭州某女畫家之弟子也。侃侃而言,其志可感。次日,又指示其塲上舊居,已鵲巢鳩占矣,與其父俱被下放至某村。後曾邀余相訪,居於竹篱茅舍,而竹墻上皆懸掛其畫作也。又数年,不期而遇,状極窘。稱其父病狂,投堰自棄,而大火天降,茅舍已為灰燼……數十年不復見矣,殆余去此之前,聞贅於卅里外之農家。
 樓主| 發表於 2016-8-5 21:33:27 | 顯示全部樓層
27.星斗漫天

星斗漫天說宋詞,也曾僻土遇書癡。
槍傷野鴨没於水,留却墨香庭院淒。
   

趙君,亦於己酉春暮相識於宣傳隊,蓋彼亦成員也。宣傳隊本由知青组成,農村青年僅彼一人。時已婚,且年長約六七歲。其人亦好讀書,尤好文學。排練演出之暇,每於星夜,或屋檐之下,或曬場之旁,或溪水之畔,切蹉讀書心得,研討古今文學。論及辛詞,猶記其誦“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之情態也。曾造訪其家,居於四合院之東偏。院内墙壁皆紅漆所書某某語錄、詩詞者,雖漆筆滯澀,亦可見功力。而室内多綫装殘書,彼時倖存者,殊为不易。然宣傳隊結束後僅两三月,聞其以火槍猎野鴨。鸭傷落水,而泅水拾鴨,不幸與鴨同斃於水。偶及舊事,不勝感慨欷歔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5 21:34:15 | 顯示全部樓層
28.不勝晨風

不勝晨風雨後嬌,薔薇含笑靚柔條。
急行呼友赶場去,山徑盘旋日漸高。


羈於田畝,晨而及昏,且無可與言者。惟逢塲日,三五難友可得一聚。相距但凡半里抑一两里之遥,彼此相呼而同行。記憶尤深者,晨風輕拂,夜雨後之山野分外清新。田塍路坎,薔薇燦爛絢麗,似含笑之少女,不勝雨後之嬌也。山徑盤旋,初日漸昇,三五相隨,放步疾行。覽初夏之明麗,穿潮湧之人流,而後品茗於茶肆,妄論今古,而抒憤懣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6 19:54:05 | 顯示全部樓層
29.勝友來時

勝友來時暝色囂,竹風搖曳犬欣嚎。
絲瓜藤蔓珠露湛,摘把荒花煮麵條。


絲瓜南瓜,皆有不結瓜之花,俗稱荒花。此花自開自謝,固為無用,余却喜摘食之。用以煮麺條,鲜嫩而略感滑腻,遠勝於豌豆顛或其他菜疏類。固為鄙人之私見,亦從未廣以示人也。而勝友來訪,却也有幸共賞之。夏晝雖長,於鄉村而言,並無意義。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自古乃然,此農耕之特點也。故每每收工之時,已是暝色囂囂。方至院門,竹風摇曳處,有犬欣嚎而頻頻擺尾,知是友人來也。趁天未全黑,往菜圃摘得带露荒花,而後生火煮麵條,亦為村居之情趣。餐罷,一燈煢然,相對品茗抽菸而説聊齋。猶今思之,亦覺淡泊曠逹而温馨戀人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6 19:54:50 | 顯示全部樓層
30.一豆油燈

一豆油燈伴夜長,如斯哀怨忒神傷。
晨輝朝露頻回首,誤却他鄉是故鄉。


異鄉之身,更入他鄉,是何情哉?油燈一豆,圍坐土屋,共消漫漫長夜。縱哀怨神傷,盈耳皆温馨蜀籟也。侵晨旭光初露,踏露水盈盈之山间草徑,不知何處是歸程。而蜀籁聲聲,猶然在耳。恍忽之間,竟不辨他鄉故鄉矣!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