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樓主: 江永九二
收起左側

酉午村居詩話(持續更新中)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8-7 16:21:42 | 顯示全部樓層
31.驕陽杲杲

驕陽杲杲嶺無雲,歧路踟躕遠送君。
惟見山花照眼燦,依稀楊柳夢中春。


殆癸丑仲夏,翻山越嶺,行卅里途來訪者,實屬意外。時已近午,農人告之。余自田間歸,粗茶淡飯,亦勉為款待。固為一大事因緣,然土屋笑語盈盈,頓生春意焉。過午稍息片刻,即不得不告辭也。蓋須再行卅里山途而返,余亦不得不送之。越崦堆山,行摩爾溝,驕陽杲杲,嶺無絲雲,而暑氣蒸人之甚也。惟山間野花,灼灼照眼,令人幻生春意。似攀楊柳,而忍别於歧路。
 樓主| 發表於 2016-8-7 16:22:50 | 顯示全部樓層
32.值班夜審

值班夜審到天明,一覺醒来午後晴。
垂钓西山小塘靜,浮飄频動水波驚。


因惜時讀書,固不持釣也。然乙卯夏,於專案組值夜班晨歸,眠至過午,不復入寐。且雨後初晴,陽光燦爛,乃有鄰人丑弟相邀。遂借釣竿二支,同至西山某塘堰垂釣,此余自束髮而來初試身手也。未料咬餌之速,實令人驚異而欣悅。甫投竿於水,浮標即動。此竿未起,彼竿動甚;彼竿未投,此竿復動……直令人應接不暇,而起竿皆活蹦亂跳之金甲鲫魚也。彼時農村之釣具,非城裏人綴以七粒鵝毛管之七星釣也,而以寸許高粱稈作浮標。忙亂之中,浮標失落,而綴以草梗代之,亦無妨礙,仍頻動不暇。未及日斜,斬獲頗豐。乃於黃昏時分攜至二隊楊君處,沽酒而醉,亦村居之樂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8 09:16:29 | 顯示全部樓層
33.黄昏彌漫

黄昏彌漫水猶清,遠黛模糊初月昇。
岸石誰家稚子歇,不忘青豆雜魚烹。


與楊君訪友,自B村歸,時已黄昏。步石礅過陰平河,天色漸沉,如昏黄之輕霧彌漫。俯首而流水潺潺,猶清澈可見游魚。而如黛遠山却漸漸模糊,遥空已然初月一勾。岸石之上,坐一髫齡小兒,手提菅草所貫十數隻猫魚。楊君俯身曰:“日暮矣,胡不歸?”復指其魚曰:“可售我乎?”小兒擺手,示意非賣者,卻將魚遞與楊君,道:“可遺阿叔。”楊君俯首致謝,勸其早歸,慎勿久耽於此。而謂余曰:“且跳豐收舞也。”遂至山坡一片黃豆地,捋得青豆數把,歸而自出心裁,以“青豆烹雜魚”示余。余曰:“惜無酒也,然以清茶代之,亦足矣!”彼時之清苦而良多趣味,亦堪憶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9 09:48:26 | 顯示全部樓層
34.胡豆炒青

胡豆炒青鮮味滋,苕顛新嫩正當時。
黃封二兩醉君榻,俗語诚然不我欺。


春暮之傍晚,余收工至楊君草廬。聞吾足音,迓於柴門曰:“候君久矣,略備油炒青葫豆與薄酒也。”時令鲜豆,佐酒甚佳。楊君怯酒,惟吾獨酌。窗外蛙鼓點點,室内燈火昏昏,亦太白所謂良有以也。然未及三盞,陡覺血脈賁張,渾身燥熱,而噁心之甚。何醉之速也?楊君見状,知余醉也,扶之至榻。孰知未及躺下,突作噴射状嘔吐,汙其褥被而狼狽不堪。余頗感訝異,曩者,飲半斤而不醉,今未及二两,何至如此也?再則,向使嘔吐,皆能自控而至合適處,今何以如是耶?思忖良久,恍然有悟。蓋因農人遺余鲜苕顛,中午食之甚多,而鄉間素有食苕顛不可飲酒之忌。足鑒俗語亦為經驗所得,誠非妄言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10 09:33:46 | 顯示全部樓層
35.持釣汪洋

持釣汪洋風雨中,移竿忽見一團紅。
龐然赤鯉騰空起,驚煞打魚蓑笠翁。


自西山垂釣之後,興趣漸增,每每持竿負囊,輾轉於江湖塘堰。猶記披蓑戴笠,雨中垂釣於湖畔。揚竿甩釣綫入水,欲提起稍移其位,覺手下沉重而不能動。方詫異間,忽見一團紅色躍濺水浪,旁觀之打渔翁亦為之一驚。余輕攏慢牽,竟將一條重約七八斤之赤色鯉魚拖上岸來。堪稱奇者,此魚却非咬餌上釣,竟為釣鈎偶掛於鳍翅之上,束翅而就擒矣。此亦余村居垂釣之奇遇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11 10:07:45 | 顯示全部樓層
36.雞公車軸

雞公車軸唱呀呀,輾碎星光眼底花。
晨霧密林懸峻嶺,風吹峭壁響唦唦。


戊戌之災,林木殆盡,爾後鄉間幾無可伐之木、可燒之柴。惟以稻麥乃及玉米、豆類秸稈等為柴火,頗難為繼。故仲春農忙之前,每聞雞公車軸之軋軋聲,時斷時續,自酉時而至夤夜。蓋因鄉人不辭艱辛,而至百里外之藏王寨山嶺樵採也。子夜稍過,即攜乾糧動身。手推雞公車,三五結伴,十數人成行,而沿途又屢增同行者,乃蜿蜒於鄉間山路。雞公車者,巴蜀之獨輪手推車也,凡坡度稍緩,人能行之徑,皆可推而行之,或謂諸葛所傳之木牛流馬者。星光滿天,映朦朧睡眼;車聲咿呀,和蛙鼓起伏。而人如含枚,緘默疾行,於天明之前行至藏王寨山腳之下。將雞公車寄放山下人家,則徒步攀崖陟險,而入峻嶺深處。砍伐且捆紮停當,用過乾糧,即肩扛下山。待至山腳,時已未矣。復置之雞公車上,推而速返,殆戌時甚或亥時,方得歸矣。而人則疲憊不堪,如骨散架,三五日漸可復原。如此酷虐,余凡兩經焉。猶記次者,方肩扛下山,突作狂風疾雨。風吹峭壁,唦唦作響。雨打藤蘿,如濺冰霰。霧隨風雨而生,遠途朦朧莫識。而僅容足之九折曲徑,泥滑而寸步難行也,況左右皆不測之萬丈深淵。所幸者,余僅稍減其重,憑堅韌之力,行難行之步,終得平安下山也。而同行之諸多農人,大都釋重徒手而返,勞而無功矣。下山雨住,歇於農家,望斜照新晴,自有難以言表之快意。曾有七律記之曰:“雞公車軸伴蛙鳴,黯淡星光有早行。足躐峰巒林霧重,肩挑日月亂雲橫。飛泉珠濺遠塗隱,曲徑泥滑驟雨傾。喜遇斜陽半山下,鐵鞋踏破看新晴。”
 樓主| 發表於 2016-8-12 09:09:29 | 顯示全部樓層
37.猫蚊白晝

猫蚊白晝暗叮人,黑夜哼哼長脚蚊。
夜黑盤香煙裊裊,奈何晝白任他叮。
   

長夏多蚊,鄉村尤甚。昔居城市,夜間有俗呼為長腳蚊者,而鄉村不獨特為囂張,白晝更有俗呼為貓蚊抑或墨蚊者。其形似針尖,視而不見,拍而不解恨,叮人而後,奇癢難耐。夜間室內,猶可燃盤香驅之,而白晝之田間地頭,卻奈何不得也。魯迅先生有道,蚊子未叮人之前,嚶嚶嗡嗡发表一通議論,而令人討厭,倘若在說明吸人血充饑之理由,則更其討厭。此當指長腳蚊也,余以為嚶嚶嗡嗡發出信號,畢竟便於防備和拍打,而那一聲不吭之貓蚊,卻讓人防不勝防,不知不覺已渾身奇癢難耐,也只有任之聽之,倒委實可惡之極亦可恨之極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13 10:08:46 | 顯示全部樓層
38.行緩言遲

行緩言遲笑貌憨,人稱隊長李綿綿。
艱難苦恨蒙關照,忽忽墳頭柏已彎。


余所在生產隊隊長,姓李名全生,皮肤黝黑,手脚粗大,笑貌憨厚。余初至是村,其年近四十,當與吾父同庚。其人之最大特點,乃行動遲緩,說話亦一字一頓,每每讓人聽來著急而又忍俊不禁,故綽號人稱“李綿綿”也。而於油盐柴米,乃至出工派活,畀余關照甚殷。彼時生活艱苦至極,而其人憨厚淳樸之影象,卻永存記憶之中。殆乙亥初秋,曾來余辦公室造訪,年近古稀,垂垂老矣。僅此一晤,別後不數載,竟得其辭世之訊。又十數年,聞其子於山西煤窯打工,不幸因工難而殤。人生固漫長,簡縮而觀之,實令人不勝唏噓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14 09:43:28 | 顯示全部樓層
39.松明火映

松明火映土牆昏,曙色透牕鳴鴿聞。
隊長攜來炙鍋肉,上街再買碗瓢盆。


松明乃松木結節而多脂者,山民常劈以燃明,以代油燈。余初至是鄉,乃送蕭、李二君赴海棠村一隊也。四合院坐落於山坳,堂屋以土牆隔分為二,左為臥室,右則廚房,此其初居之所。時臘寒襲人,入夜則伸手不見五指。燃松明而代燈,燒松枝以禦寒。一覺醒來,窗櫺透白而鴿聲咕咕。其隊長姓羅,名盛元,至今猶能記憶。侵晨叩門,送來炙鍋肉半斤。炙鍋肉者,用以煮炒,而使新啟用之鐵鍋潤以油漬,以免於銹蝕也。至鄉下始聞此說,亦足見彼時生活之一斑。蓋昨日初來,尚不能開鍋做飯,而於農人家用膳,今晨亦如之。而後隨隊長上街,再購置碗瓢盆之類用具,則作紮根幹革命之久遠計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15 10:52:48 | 顯示全部樓層
40.山高天小

山高天小亂雲淹,暝色入樓風浪喧。
野味烹香松火爍,濁賢千碗夜談歡。
   

殆癸丑仲春,與唐、封二君入深山營生,而被延至董、苗諸君插隊處。其六人共居一木樓,樓下則為廚房兼雜物間。山溪繞樓而喧,亂峰參差,暮雲呼嘯,而廚內松火爍爍,烹野味以待遠客也。所謂野味者,土人呼為狗猬、貓猬,蓋前者似狗而後者似貓,究不知其為何物,數十年而後方知當為狸屬也。主人討來山民之家釀玉米酒,大塊吃肉,大碗喝酒,醉而不眠,徹談至曙色初露,忽皆呼呼睡去。
 樓主| 發表於 2016-8-16 09:15:55 | 顯示全部樓層
41.棋局一枰

棋局一枰中夜消,文韜武略枉爭高。
有同夜夜讀書醒,又趁晨暉去理苗。


夜與鄰人丑弟對弈,其人雖僅讀過小學三册,而深謀熟虑,著著皆穩。其實文韜武略,殆與識字多少關係不大,吾國史上,流氓而得天下者,在在有之。屏息淨慮,帷幄運籌,斬殺攻掠,不過紙上談兵而已。每每一局下來,便是半夜光景。此與讀書何異?無論夜间讀書抑或下棋,一覺醒來,無非“晨興理荒穢”去也,俱為打發時光無用之用者。
 樓主| 發表於 2016-8-17 10:35:12 | 顯示全部樓層
42.也曾赤脚

也曾赤脚做醫生,採藥歸來日已傾。
聞有鄉鄰寒熱作,忙施鍼刺喜漸輕。
   

彼時頗流行“赤腳”,“赤腳醫生”自是時髦之物,今人殊難解也。簡言之,蓋因廣袤農村缺醫少藥,略通文字,稍事培訓,而不脫離農業勞動,且兼醫生之職者,即所謂“赤腳醫生”是也。余初至此村,每隊皆有所謂衛生員,俱有名而無實。因余習醫有年,即有鄰人薦余為衛生員者。自王某處接管藥箱,僅紅、紫藥水各半瓶,藥棉一團而已。余懇請隊長稍予資費略購簡易藥品,而遭現金保管謝某已無錢搪塞,乃求教於老农,按圖索驥以採掘草藥。而每當余放下手中農活,處置頭痛腹瀉或外傷之類病痛時,謝某則極力反對,逢人即道:“知青者,本當接受再教育也,無非以此偷尖耍滑,躲避勞動者乎?”余終自行其是,而不予掛懷。然事每有巧者,某日夜半,謝某妻突發高熱,頭痛難忍,而無計可施。若請他醫,少則六七里之遙,而未必能求致。無可奈何之下,硬著頭皮叩吾之門。余針其合谷、頭維、太陽三穴,而示以熱敷之法,天明熱退,竟霍然痊癒矣。自此,不復聞閒言碎語。
 樓主| 發表於 2016-8-18 09:24:56 | 顯示全部樓層
43.命乖黄犬

命乖黄犬斃於锄,雨雪澌澌供火爐。
蔗酒莫嫌滋味燥,難能此夜醉糊涂。


冬夜月小,山樑蕭索,卻皎潔如洗,余與楊君候於松樹之下。片刻,歐黑牵一肥碩之黄犬,奔躍而來。其摇尾歡蹦,頗示親近與欣悦,蓋此犬牵自歐黑姊家,素與之熟稔也,而渾不知其厄難已至。楊君命歐黑束犬繩於樹,揮鋤即打,犬慘叫咆嘯,而毫不奏效。歐黑與余俱道,俗謂犬有七命,非擊七寸不能致死。七寸者,鼻樑骨之謂也。楊君聞言,即對準犬之鼻樑骨猛擊數鋤,果斃命矣。余竟略略而生惻隱之心,犬固信賴歐黑,本歡欣蹦躍也,孰料其包藏禍心?蓋彼時生活困頓,抑人性果殘忍乎?次日夜,雨雪澌澌,火爐紅紅,蔗酒雖薄,亦難得糊塗而醉。猶今思之,食不果腹,固其一也,而唯物之觀念深植於心,不以犬命之為命,遺當日羞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19 09:45:11 | 顯示全部樓層
44.月亮光光

月亮光光照亮頭,結群拄棍夜間遊。
招呼稱是弟兄夥,一片豐收唱到秋。


己酉夏,首批知青下鄉近半年矣,忽有“操”風流行,“操哥”、“操妹”肆行於山野,實則頹廢、放蕩且玩世不恭也。說“操”話,張口“蝦子”、“青皮”,閉口“討打”、“放血”之類,以示言語之不同凡眾;著裝新奇怪異,如戴军帽,剃光頭,穿小管褲、白網鞋之類;行為怪誕離奇,如拄拐棍、唱油歌,凡遇知哥、知妹則道一聲“招呼了”。所謂“油歌”,即自行胡編亂唱,其內容放蕩甚或下流,如將《獻給親人金珠瑪》改唱為“不撿煙鍋巴呀,不喝加班茶呀,也不去打群架。煽上一個漂亮的盒盒兒,帶到農村去安家。嗦——呀啦嗦,帶到農村去安家……”而此時又忽興“跳豐收舞”之風,即偷摘農人蔬菜瓜果之謂,甚或偷雞摸狗也。猶記每每夜間,月光之下,常遇一群“蝦子”抑或“青皮”,或剃光頭,或戴墨鏡,或拄拐棍,遇知青便道“弟兄夥,招呼了!”,若爾等不速回應“招呼了”,恐難免發生言語衝突,或真招致一場群架。至於這些“蝦子”、“青皮”之深夜不歸,做些麽子事,則天知地知彼自知矣。
 樓主| 發表於 2016-8-20 09:06:02 | 顯示全部樓層
45.牕明斜照

牕明斜照畫初成,淒厲長空斷雁聲。
遥想茫茫無際夜,月光如雪映寒汀。

   
己酉春夏宣傳隊期間,亦巡迴至吾大隊演出。有女生許某欲訪敝舍,而延之。觀壁上畫,委婉求之,余允諾待閒暇以新作為贈。倏忽已至素秋,偷閒半日,以親久違之筆硯。鋪紙濡毫,握管在手,而不知宜畫者何。驀地見長空浩渺,孤雁脫群,而鳴聲淒厲。遙想此夜,其停於寒汀,月光似雪,四野茫茫……蓋不知此為何情哉?遂作《寒汀孤雁圖》。畫成,斜照掠窗,風竹肅然。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