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樓主: 江永九二
收起左側

酉午村居詩話(持續更新中)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8-21 09:03:52 | 顯示全部樓層
46.備考攻書

備考攻書三月半,到時公社不推薦。
辛酸演草紙成堆,不敵英雄交白卷。
     

癸丑仲春,如久旱逢甘霖,忽有小道消息傳曰,大學中專恢復招生在即也。據說某美籍華人博士訪華,鑒於國內人才斷缺之現狀,而向總理建議,可效乒乓球運動員之選拔,以文化考試錄取人材,而恢復丙午以來中斷八年之招生也。蓋彼時所謂小道消息者,十之八九誠非虛言,而讀書求學,實為吾夢寐之所企盼。故白晝農作,夜間苦讀,每藉油燈演算習題至深夜。而不曾始料,屆時竟限制報考名額,更須所謂“貧下中農推薦”。含辛茹苦,備考數月,終被拒於考場之外。收撿八方借讀之課本,清理堆積如山之演草紙,中心酸楚,豈言語所能及?而後更有“白卷英雄”招摇過市,盡領風騷。遍閱中外歷史,實曠古所無之奇跡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22 09:26:38 | 顯示全部樓層
47.車水說來

車水說來非太難,橫杆輕把腳輕翻。
擡頭起伏青山遠,俯首波騰水底天。
   

彼時鄉村,農耕及生活方式,與千百年前幾無異也。稍不同者,惟大隊有打米機一台,不再如傳統之舂碾。水泵固亦有之,亦全大隊僅一台也,而視緊急情況,由各生產隊輪流租用,所用機會甚少。普遍用於農田灌溉者,仍為肇始於漢代之龍骨水車。其有手搖、腳踏兩類,前者用於平緩處,後者則可引水至一兩米之高處;而前者少用,後者則常用也。余此詩所道之車水者,即以脚踏水车引水入高處農田之謂。蓋四人手扶横杆,腳踩輪踏,帶動龍骨水葉,水則嘩嘩而上。所謂“非太難”者,余嘗初試之,農人告余曰:“雙臂輕扶橫杆,而如行路般均衡踏去,自不會踩虛而失足也。”余依言而行,扶欄即會,無甚難處,果感輕鬆自如。舉目青山藍天,低頭水波泥浪,反倒蠻有詩意。曾作五律《車水》云:“腳踏水車轉,嘩嘩泥浪翻。騁思雖易遠,飛步總難前。頻拭額頭汗,遙望嶺外山。低頭堪慰藉,麗水滿新田。”
 樓主| 發表於 2016-8-23 10:00:00 | 顯示全部樓層
48.車行山野

車行山野北風烈,雪與梅花比皎潔。
最是晚晴一抹霞,嫣然一笑成殊絕。
   

余初入是鄉,非前者所道“負囊踽踽”而行者,乃送吾二友人首批赴此插隊,時在戊申歲臘也。猶記誓師大會後,十數輛載重汽車,滿載少男少女,沿崎嶇山路盤旋而行。天色陰鬱,細雨紛紛而漸成鵝毛飛雪。沿途每有分行,吾等二車駛至某區公所,已屆未時。殆情緒、饑餓、顛簸之諸多原因,多有噁心、反胃乃至嘔吐者。區公所備有饅頭、菜湯,亦多有不能食者。稍憩約半個時辰,則又繼續前行。沿途山野,多見梅花盛開,紅者殊為耀眼,而白者似與雪花比皎潔也。尤為奇者,至傍晚雪晴,霞光一抹,映殘雪而照梅花,白者泛紅而紅者愈姸也。最難忘者,霞光、雪光、花光交映處之嫣然一笑,自為殊絕,卻又成久違之夢境矣。若許年後,曾作《謁金門》一詞,或又與此詩之境界稍異矣:“千嶂疊,細雨漸成飛雪。果綠頭巾飄雪野,峭崖梅韻絕。/雪域蟾光皎潔,邂逅卻傷離別。轉瞬已為前世隔,但聞風凜冽。”
 樓主| 發表於 2016-8-24 09:27:05 | 顯示全部樓層
49.人潮湧動

人潮湧動避紛紛,刀棒相交喊殺昏。
亡命知青群鬥後,街頭剩得血痕新。


彼時知青,常因細故而相互鬥毆,亦多有打群架者,然多傳聞而少親歷親見。余僅親見一次,頗感驚心動魄。殆癸丑抑或庚寅,不能確記,大約夏秋之交,某日下午也。余方於茶肆踱出門來,忽聞呼聲猛起,而見人流潮動,行人及街道兩側之攤販,皆紛紛避讓。但見數十知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奪農人之扁擔,而亦有持砍刀與鐵棒在手者,似早有所備。頃刻之間,呈南北對峙之同時,揮舞扁擔刀棒一片砍殺,直見塵埃四起,天昏地暗。南陣中持鐵棒者,連挨幾扁擔,又為刀傷左臂,卻愈戰愈勇,奮不顧身而衝上前去,揮舞鐵棒,一連擊中數人頭部,皆血流如注。終見北陣之傷者,手捂頭部而慌忙退卻,其一夥人亦隨之敗下陣去……街道歸於沉寂,但見血痕殷殷,映於殘陽之下,而路人皆驚魂未定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25 09:56:59 | 顯示全部樓層
50.每到逢場

每到逢場聚茶肆,天南海北曰談茶。
抽菸品茗胡亂侃,不管稻禾桑與麻。
   

談茶者,知青俗語也,固川人茶肆飲茶之謂,而知青別具“魏晉士人”抑或“過江諸人”之清談,故約定俗成流行之雅稱,曰“談茶”。每至逢場日,三五成群,自鄉下聚至場鎮,一陣轉悠,而入茶肆。泡五分一碗之劣質茶,抽一毛九分一包之春燕菸,天南地北,胡亂侃去,而暫忘稻禾桑麻,乃至瞻念前景之焦灼,似為數日孤悽疲勞之莫大解脫也。其情其景,猶然在目,此亦難忘之青春跡痕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26 11:35:05 | 顯示全部樓層
51.微風午後

微風午後動紗牕,一縷陽光透屋凉。
睡眼慵惺煮泉水,花開梔子共茶香。


己酉孟夏,某日午後,陽光燦爛。應伊人之邀,凖時而至。叩門無應答,輕推則縫開,蓋虚掩也。見帳帷垂地,前置綠色拖鞋一雙,余驚而急掩門,知伊尚午睡也。於門外靜候片刻,仍無動靜,乃輕呼其名,而不得其應。又急聲大呼之,仍無動靜,則伴以叩門聲,而終不見其應答。何寐而如是之沉酣也?余不便推門入,去亦不當,實進退两難也。情急之下,乃央一鄰居小孩,入門催醒之。小孩近帷大呼“華姊”,伊終揭帷而起,睡眼惺忪而視余曰:“余夢君至,君果至也。入夢甚深,君鑑宥之。”遂撩開綠紗窗,清風随陽光透入,而延余面窗而坐。見窗外後院栀子花盛開,瑩白而微泛绿光,清香馥鬱,随風四溢。且見清泉汩汩,繞階石而過。伊汲泉水,煮茉莉花茶奉余,花香茶香風亦香也……此固非夢境,然數十年光陰幻如雲煙,非夢而又何異於夢哉?
 樓主| 發表於 2016-8-28 17:43:42 | 顯示全部樓層
52.阡陌縱横

阡陌縱横尋遠村,竹陰小院寂無人。
嬌娥竟也薅秧去,忙洗腿泥開木門。


雖值長夏溽暑,幸遇薄陰微晴之天。應伊之邀,偷閒造訪也。行八里盤曲鄉道,过集镇,穿陌度阡,又六七里,至竹陰掩映之小院。院庭寂然,木門緊閉。尋至田間,正拄棍與農人薅秧於水田之中也。見吾至,有欣然之色,忙曳棍上田埂,於溪水中滌盡腿足田泥,引吾復歸其農舍。雙目對視,始覺較两月前清瘦,而膚色亦稍黯矣,然終難掩天生之麗質。余暗自感歎,如此嬌娥,何得與農人為伍,而風吹日晒於田泥之中?蓋時事使然也。煎茶奉余,且告之曰:“為鄉鄰繡小兒帽,特倩君書‘富貴長命’四字。”遂備墨硯,為之書楷、隸、行各四字。晚飯後,乘夜色步行而歸。
 樓主| 發表於 2016-8-29 16:29:33 | 顯示全部樓層
53.櫻花凋落

櫻花凋落太匆匆,庭院蕭條已入冬。
雪夜圍爐多苦趣,茫茫前路有無中。
   

於彼山鄉,訊春者櫻花也。其開也彌早,其凋也彌速,清美絢麗,轉瞬即空,頗令人感年華之易逝也。余曾作《菩薩蠻•櫻花》云:“冰裁雪剪開花早,被伊占卻春光了。此夕歎韶輝,落花三度飛。/應憐春色好,當惜櫻花早。花謝復還開,盛年難再來!”“三度”者,概數也,實則兩度。而此詩憶及雪夜圍爐之苦趣,殆已六七度矣。前路渺茫,苦中偷閒,亦難排解悵惘焦灼之情緒。孰知若干年後,圍爐消度雪夜之友人,亦皆各得其所。冥冥之中固有定數乎?由是觀之,人生當隨遇而安,得過且過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8-30 10:31:28 | 顯示全部樓層
54.暝色蒼茫

暝色蒼茫浸院庭,破涕為笑出嗔聲。
蕭蕭風竹小橋静,佇看流波水底星。


伊居櫻花小院,相隔僅半里。修竹環繞,且院內院外皆遍植櫻桃樹。每到初春,瑩白絢麗,一片花海,故余習稱之為櫻花小院也。每每收工,疾步至此,正滿院暮色,如霧霾潮漲。猶記仲夏黃昏,因小有牴牾,而閉門不納。余好語相勖,終不理睬,竟隱隱聞飲泣之聲。余亦狷急,乃曰:“不納,吾將去也。”沉寂片刻,猶自無應答,乃又曰:“吾數數至十,復不納,吾真去也!”孰知方數至九,木門吱呀而開,竟相視而笑。遂燃昏昏油燈,而生火做飯。飯罷,相攜穿竹徑而至溪橋。流水潺潺,佇看水底星光閃爍,任夜風習習,涼爽而復不盡溫馨之感……
 樓主| 發表於 2016-8-31 10:13:27 | 顯示全部樓層
55.梧桐夜雨

梧桐夜雨一燈孤,擬把相思付畫圖。
豎抹橫涂皆不是,音容笑貌半模糊。
   

“悲莫悲兮生別離”。司命苛矣,而成海天之隔。梧桐夜雨,影煢燈孤,難耐相思之苦,況為絕望之思也。援畫筆欲寫其真,而總在似與不似之間。勉力搜尋,其音容笑貌,反倒半為模糊矣。此情此感,殆非親歷者難能體味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1 11:43:31 | 顯示全部樓層
56.中秋竟是

中秋竟是海天遙,悵望青冥團月高。
吟罷新詞杯酒盡,蛩聲唧唧夜難消。


余居是鄉,中秋多為陰雨之天,難得此夜團月朗照。“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此東坡詞也,竟何似出自余之肺腑。孤燈煢然,難耐窗外明光一片。幾杯寡酒,幾支悶菸,於蛩聲唧唧之中,反復吟哦東坡之《西江月》:“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淒然北望。”竟援筆鋪紙,草草而次韻和之:“影孑偏憐燈瘦,夜深倍感風涼。碧天團月映橫廊,舊事眉頭心上。/寡酒憑他獨酌,今宵醉也何妨。海天寥廓泛浮光,且倚南窗悵望。”杯酒殆盡,蛩聲漸高,難消中秋孤寂之長夜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2 09:18:00 | 顯示全部樓層
57.披襟岸幘

披襟岸幘上危樓,遠黛平疇一望收。
清越鴿音天際渺,春陰鬱鬱漫荒陬。
   

蜀中固為盆地,而盆地中復多大小不等之小盆地也。余居是鄉,場鎮即位於四周環山之平衍沃野,而據陰平河兩岸。青瓦石道,古風猶存。過風雨百年之廊橋,十數武,即有文風樓巍然高聳。然年久失修,欹斜剝蝕,於“破四舊”之後,亦為難見之景觀。初至此地,好奇心使然,乃與二三好友,沿顫危之樓梯,直上頂層。披襟岸帻,風濤呼嘯,時聞鴿哨清越,而渺於天際。平疇遠黛,盡在一望之中。然時值仲春,春陰鬱鬱,終似吾人之心境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3 09:25:13 | 顯示全部樓層
58.侵晨幽院

侵晨幽院滿嵐光,拂拂山風草藥香。
老者藹然長拱手,穿林越嶺趁初陽。
   

己酉孟夏,宣傳隊赴某山村演出,余夜間借宿於該村之醫療站。老中醫某,年約六十許,慈眉善目,銀髯飄灑,時隔數十年,已不復記憶其姓氏,與余坐庭院中,論醫道而至夜深。侵晨起床,但見滿院嵐光,拂拂山風吹來,皆中草藥之奇香也。林梢漸透初陽,老者贈余該鄉聯合診所處方箋數本,而拱手作別。余則趁此初陽未高、涼風習習而歸隊,復穿林越嶺而往他村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4 08:52:39 | 顯示全部樓層
59.荷鋤常伴

荷鋤常伴老農行,多識荒坡藥草名。
也為鄉鄰祛疾癘,詩云子曰樂躬畊。
   

己酉庚戌間,殆少醫乏藥故,頗倡導中草藥,蓋草醫草藥亦中醫藥分支也。時有本村六組周姓老先生,借余民國二十八年成都博文堂新刊《天寶本草》(所載皆巴蜀草藥也),復得己酉孟秋成都中醫學院、成都中醫學院附屬醫院、成都東城區草藥聯合診所、成都西城區草藥門診部聯合編印之《常用草藥治療手冊》。披覽而知,鄉間山野,遍地皆藥也。農人識得草名,卻不知其藥性;而余紙上談兵,則又不識藥草。乃荷鋤常伴老農而行,識得草名,按圖索驥,則知其藥用。藉此為鄉鄰祛除疾癘,亦一樂也。而以今視之,蓋為非法行醫矣。然此一時亦彼一時也,況吾向未取一文之酬。猶今思之,古人耕讀之樂,莫是過乎?
 樓主| 發表於 2016-9-5 09:53:46 | 顯示全部樓層
60.夏比荷花

夏比荷花冬比梅,難忘明媚是春暉。
秋風颯颯滿林徑,醉眼看他紅葉飛。
   

每憶及伊,輒思炎夏之出水芙蕖,酷冬之鬥雪紅梅。而尤難忘者,春暉明媚,櫻花乍開,且桃李梨次第競妍,滿目韶華也。然風雨陰晴,逝光如流,猶記秋風颯颯,漫步落葉飄飛之林徑,惟醉眼能賞經霜之紅葉乎?往事不堪記也……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