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樓主: 江永九二
收起左側

酉午村居詩話(持續更新中)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9-6 10:49:22 | 顯示全部樓層
61.早晚須挑

早晚須挑二百挑,曬場最怕雨來澆。
晴空剗地狂飆起,席捲金毡大潰逃。
   

殆乙卯後,夏秋收穫之季,余每於保管室收秤記賬,而事曬務。晨置曬簟,肩挑鋪曬,復於日暮前收簟挑回。夏收乃小麥、菜籽類,秋收則穀、菽、玉米之類。輕者如穀,一挑亦一百二三至一百六七十斤左右;重者如豌豆、菜籽類,可在二百至二百五十斤之間。早晚肩挑殆至數百擔,而其間看護且屢施翻抄,還予田間歸來者收秤復記賬也。而最怕者風雲變幻之莫測,晴天麗日突作剗地狂飆,陰雲四起而暴雨傾盆。每每此時,則疾收曬簟,一片忙亂,真如席捲金毡,而作倉促之潰逃……其情其景,憶如昨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7 10:43:13 | 顯示全部樓層
62. 噼啪槤枷

噼啪槤枷美樂張,夕暉漸减晚风凉。
耕田歸晚牛鈴近,粥豆犒牛風也香。
   

孟夏打場,每至夕陽西下,暮色漸起,為趕完活計,則更為忙碌。劈劈啪啪之槤枷聲,如交響美樂,響徹曠野。夕暉漸減,暮色漸濃,陣陣晚風,畀汗流浹背之打場人以涼爽與愜意。俄而,叮噹之牛鈴聲響起,由遠而及近。蓋牧牛之童叟,次第牽來犁田卸枷之耕牛,飼以豆粥,以示犒勞也。豆粥之清香,隨風飄散,諧於槤枷之悠揚,而畀人以猶今難忘之打場情景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8 10:56:40 | 顯示全部樓層
63.夜張魚網

夜張魚網映桅燈,金甲鲫鱼塘裏騰。
久欠葷腥堪果腹,香風四溢美哉羹。
   

食不果腹而久欠葷腥,有農家小子唐某曰:“夜可食魚。”入夜,吾提桅燈,彼負漁網,至大堰塘。撒網甫收,即見金甲鯽魚騰躍於塘中。蓋彼時缺油之故,但清煮魚羹耳,惟覺香美四溢。此後絕不復此味,何似迅哥之食羅漢豆哉!
 樓主| 發表於 2016-9-9 10:01:35 | 顯示全部樓層
64.灌苗挑糞

灌苗挑糞到山凹,汗濕衣衫赤日驕。
岩罅風窺雲影動,神仙無過此逍遥。

   
保管室與曬壩之間,一兩百斤皆行走自如,畢竟距短而地平也。而挑糞水上山灌苗,少則一兩里途程,坡陡而路險,雖僅五六十斤,卻遠不敵農人之堅韌。每每腰足痠軟,氣喘吁吁,而汗流浹背。況赤日炎炎,奇熱難耐乎?若能於岩罅偷閒小憩,蒙清風送爽,窺碧天移雲,則神仙無過此逍遙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10 10:49:27 | 顯示全部樓層
65.曾經陋巷

曾經陋巷尋道隱,習字原為長壽徵。
父逾百齡兒亦近,脱然相似幾何形。

   
余居是鄉,因農作之餘喜習字,數月後,乃有鄰人王姓小子告余曰:“鎮上有李道者,年已一百一十餘歲,尚堅持每日習楷字一百。”又曰:“因曾為道人,故人稱李道云,其真名不得而知。”余聞之頗感好奇,文化慘遭革命,已不值一文之時,年輕人、小學生皆不習字矣,百餘歲之老者習而何用?乃問曰:“其字可佳?”而曰:“似不如何。”不免好奇益甚,其習字一生,老而不佳,習又何益?乃欲訪之。某逢場天,王某指其家門,見門首坐一老者,著陰丹布長衫,身量修長,面頰亦稍豐,年齒甚高,而精神尚可。余以此即李道也,而王某曰:“非也,此乃其子,年亦九十餘。”跨進木門,方知真資格之李道,卻正俯身於木板桌上習字。余乃大為驚異,與其子何其相似也,藉幾何術語而言,直為相似形矣,但更清臒而頗具仙風道骨之氣韻耳。觀其字,確為乏善可陳,而何以百餘高齡尚堅持習字,殊為不解。歲月流逝而知識閱歷漸增,始知李道之長壽,實與其堅持習字至為相關。換言之,乃余詩所謂“習字原為長壽徵”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11 09:42:07 | 顯示全部樓層
66.保管為人

保管為人甚憨厚,相從收曬識春秋。
中年撒手西歸去,多少苦酸餘味流。
   

保管者,有糧食保管與現金保管之分,余此之謂保管,乃糧食保管也。其人時年約四十許,身量不高而面呈蠟色,為人憨厚樸實,任事亦極勤勉。余從之於收穫季節收曬糧食,暑往寒來,畀余多有關照,而不幸於某年月(殆丁巳之歲,難能確記)撒手西去。其人生活於至為艱難困苦之年代,缺衣少食,半生辛劳,而遺下尚未成年之眾多兒女……猶今思之,仍不禁苦酸之味隱隱泛起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12 10:06:30 | 顯示全部樓層
67.地震棚斜

地震棚斜傍水田,蛙鸣暑夜夢清歡。
歸棚床動犬聲急,依舊中秋陰雨天。


丙辰春夏間,傳地震將至。初不以為意,竟愈傳愈緊,而漸至風聲鶴唳。乃求保管尋得木材,偕同李姓後生,於院前水田邊,構木為架,覆以稻草,率先搭起防震棚。且一分為二,置兩床於其間,與李生聯床而臥。乃為眾所效法,紛紛建棚以作避震計。白日農作,夜臥棚中,星輝幽明,蛙鼓點點,而藉曠野之清風徐徐,馳夢於暑夜也。然時日流逝,卻無絲毫徵象,而漸至中秋時節。每每此季,皆零雨纏綿,而時雨時陰。七月二十一日,即西曆八月十六日也,午後零雨漸住,余傍晚至地調處觀看壩壩電影。因其內容無聊乏味,閒逛閒聊一陣之後,便回到地震棚。孰知大腿剛一挨床沿,幾與突發之犬吠同時,感大地有微微顫動,約數秒而與犬吠聲同止。傳噪許久之地震,未料僅此而已。數日後復有餘震發生,約兩三次,亦不過於此。後有資料記載,地震發於松潘、平武間,震級為七點二,其準確時間為二十二時零六分也。蓋相距數百里之遙,至此而僅餘震感。而後依舊時陰時雨,遂漸歸於平靜。
 樓主| 發表於 2016-9-13 09:53:42 | 顯示全部樓層
68.社員傾巢

社員傾巢公社去,我看塘堰钓紅魚。
諸君觅酒歸来晚,土屋騰歡戾氣祛。
   

某日午後,公社召開大會,全隊傾巢而去,留我看守大堰塘也,乃天賜垂釣之良機。此塘固為養魚塘,向來禁止漁釣,故斬穫頗豐,除鯽魚、鰱魚、烏魚外,尤以紅鯉最為肥碩。而余甫自敬家院子搬遷至李家灣,居廢棄已久之偏房二間,恰有三五友人來訪,惜無酒也。蓋彼時酒為限量配給之物,不能隨便沽得。則有某友人自告奮勇,願去鎮上托熟人弄回酒來,即偕同另二人前往。可一去久等不返,直到入夜已深方才歸來。然此夜激情賁漲,土屋騰歡,似祛除久無人居之戾氣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14 10:44:17 | 顯示全部樓層
69.枕包仰卧

枕包仰卧看藍天,得此晴陰垂釣閒。
果腹饅頭三剩两,水壼餘滴已喝乾。

   
自前所述西山垂釣後,興趣漸增,而一發不可收拾。因附近之塘堰皆禁漁釣,而偷閒揹包橫竿,行走於山野之間。或塘堰,或溝渠,樂此而不疲也。赤日炎炎,汗濕衣褲,難得晴陰。枕包仰臥,望藍天而長憩。饑啃乾澀之饅頭,渴飲水壺之餘瀝,亦樂在其中矣。
 樓主| 發表於 2016-9-17 16:53:54 | 顯示全部樓層
70.陰森老屋

陰森老屋暗無光,初識村鄰赤脚郎。
瓦匠出身挣扎苦,方興家業又夭殤。
   

謝某名君朗,身短而壯,面圓而黝,長余數歲,初識於一隊蕭、李二君之土屋。蓋此屋無窗,僅屋頂亮瓦兩匹,而陰森昏暗。余脫口而出:“無乃昏暗之甚也!”孰知謝某峻色曰:“須由視之不慣而慣。”文革思維,豈足為怪。歸來途中,其人語余曰:“聞君擅文,可否將吾村村史編為劇本,以供排練演出?”余曰:“有何內容可供採摭?”曰:“頗精彩矣!”又曰:“當年紅軍來此,打土豪,分田地,建立村蘇維埃政權。發財人皆紛紛逃亡,未及逃走者,皆格殺勿論……”余曰:“後又如何?”曰:“紅軍撤離,還鄉團返,屠入蘇維埃及分田地浮財者……”余再曰:“後又如何?”曰:“中央軍至,方制止屠戮,社會秩序漸至安定。”余大為驚詫,因自幼便被告知,國軍者,匪也,何以會制止殺人,而安定社會秩序?於是斷然拒絕曰:“如此劇本,吾弗能為也。”後又告余,其自學而能醫,為赤腳醫生。余觀其文化程度不高,或小學肄業也,所謂赤腳醫生者,並無行醫資格,不過余前文所道之衛生員者。而在缺醫少藥之彼時,偶有鄉鄰求醫於彼,亦見其精明於一般之農人。雖孑然一身,家徒四壁,年齒老大,終得娶一外鄉姑娘。余臨其婚宴,蓋彼時酒為稀缺之物,而以医用酒精兑水代之。飲兑水酒精,亦此生之惟一也。然坊間傳說,姑娘乃其騙術所致。數年後,余離開此地,始有農村包產到戶之改革。又若許年后,余與友人返鄉,方知謝某曾做菜籽生意,而漸致富,又新建樓房,卻不幸以壯年而殤於癌患。又據插於其隊之吳君告知,謝某固非本地人也,原籍射洪,瓦匠出身,遊藝於此,留而不去。嗟乎,其人亦頗不易矣,家業方興,何又夭殤乎?
 樓主| 發表於 2016-9-18 09:27:55 | 顯示全部樓層
71.貧協主席

貧協主席矮而駝,八口之家費苦磨。
泡菜粥湯圍桌大,奈何長子病沉屙。
   

大隊貧協主席,黃姓,弗憶其名,年約四十許,矮而駝,不及根號二。其長子病,聞余醫聲,倩余診視。余至,一家八口,圍破木桌,置一大缽泡青菜,皆手端缽碗,啜稀粥也。粥清如水,唏唿聲滿屋。余觀其長子,年約二十許,身長,面蠟而泛青白,自汗如麥粒覆額,呼氣急促而艱澀。察其脈,結而代,知不可治,乃以健脾補氣之藥敷衍之。其後或不知,抑弗能記也。然其一家八口啜清粥之情景,卻記憶如昨,亦見彼時農人生活之一斑。
 樓主| 發表於 2016-9-19 14:54:16 | 顯示全部樓層
72.父母雙亡

父母雙亡生計辛,堪歎板鴨命孤貧。
下窯挖炭傷腰背,針石頻施効也神。


板鴨者,人之諢名也,歐姓,名漢友,其時僅十六歲,尚未成年。其人矮小而稍肥,面寬而顴凸,幾似板鴨,而人以諢名呼之。一日上門求醫,謂於穴中掘炭,土塌傷背,請多醫為治,然腰痛仍劇,尤以徹夜不眠,閉眼則見魑魅鬼怪為甚。余診其脈,甚和緩也,似無大礙。然何以傷在背而痛在腰?蓋因背受重擊而致閃腰岔氣,他醫散背部淤血,而腰部經絡未舒也。又何以夜不能寐,閉眼則見魑魅鬼怪狀?實乃心神致之。余細揆其人境況,髫齔之年,其父餓斃,母子相依為命,而其母新喪,悲莫能盡,又承生活之重壓,且不知傷之輕重,他醫謂治不及時,恐遺終身之疾……故悲慟、恐懼、憂慮、迷茫,而致心神不寧。余溫言以慰之,擬以補血行血、舒筋活絡、安神定志之法,且針其神門、三陰交、委中三穴,不數日而癒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20 11:02:19 | 顯示全部樓層
73.泡菜愛余

泡菜愛余余愛渠,酸鹹與共九年餘。
辣椒蘿蔔兼青菜,泡得鹹酸一室居。
   

古人云:“嚼得菜根,百事可為。”余居此九年有奇,每飯幾與泡菜為伴。彼固鍾情於我,余豈薄情之人?是以情好彌篤,而為終生不解之緣。其味鹹而酸,酸善斂澀,鹹能軟堅,鹹酸滿室,能攻善守,固為寒士之風也。丙辰春,余植青菜一畦,收穫頗豐,而難於處置。鄰人李姓老翁借余巨甕一尊,漬為泡菜,直伴我躍出農門。三十年後,聞老翁仙逝,作悼詩四首,其二有云:“最記田園草色新,人間至性見清貧。一甕青菜味猶美,也向冥冥問夙因。”此尤在在不能忘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21 11:40:27 | 顯示全部樓層
74.鋤了茄苗

鋤了茄苗又搭架,藤攀四季豆開花。
湯糊玉米稈禾煮,割麥歸來傷脚丫。
   

農作之餘,亦種菜以自給。鋤菜苗,搭豆架,乃至割麥傷趾,皆彼時生活常見之一斑也。而尤難忘者,庚戌大旱,誤秧期而植玉米,幾欲枯瘐,幸天降大雨,而險中求生,故次年以玉米麵為主食也。蓋彼時缺木柴,而以麥草、禾稈作燃料,難能水开之后,於竈門口燒火之同時,又於鍋頭攪煮麵糊。乃憶及幼時,每見祖母攪煮漿糊,皆以冷水拌之,復加熱煮熟,則效法之,終解決一大難題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23 10:30:04 | 顯示全部樓層
75.天旱朝朝

天旱朝朝盼下雨,依然赤日草禾焦。
秧期眼看儵而去,也共農夫心火燒。
   

下鄉之前,向居城市,風雨陰晴,無關於心。家貧,尤以雨中赤腳上學為厭。與農人伍,感此休戚相關也。庚戌大旱,秧期即誤,而心焦如焚。晨起要者,與鄰人觀天,惜皆萬里無雲,而毫無雨兆。藉塘堰水,僅三成田植秧,亦漸成乾涸狀。而另有七成,遽植玉米,以搶時季。苗長,仍無滴雨,幾成枯索。挑水抗旱,土燥而白,水入嗞嗞作響,而復故態。生死攸關,終降大雨,稍穫歉收,以度荒年也。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