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樓主: 江永九二
收起左側

酉午村居詩話(持續更新中)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9-25 09:45:53 | 顯示全部樓層
76.潛行暗夜

潛行暗夜两肩重,人問所擡非水泵?
其實樊侯乃狗屠,來朝喜作梅花弄。
   

秋末某夜,於楊君草廬,佈餌置械,獵斃黃犬一隻。疑為隣犬,為避紛擾,乃決定舁至十大隊張君處,再做處置。時已夜深,尚有十數里之遙。乃束之於杠,與楊君肩扛而行。此夜星月俱無,曠野一團漆黑,則憑熟徑摸索前行。至杜家壩,前路隱隱,似有人跡。少頃,果遇行人,視雖不見,却闻其声:“所擡者,水泵乎?”應之以“諾”,不覺莞爾。天未明,至張君木樓,挽繩而上,但聞楊君把笛,作梅花三弄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26 09:13:07 | 顯示全部樓層
77.桃李飄零

桃李飄零春已深,我依蓬牖聽瑤琴。
飛花萬點愁如海,此夜同予誰把樽?
   

大招工而後,又一批友人離去,倍感孤寂與彷徨。西人雪萊有名言曰:“冬至,春其遠乎?”四季循環,冬去即春,而前路安在?無奈春光易逝,甫桃李绚烂,頃則飛花萬點。倚蓬牖而騁遠思,風竹習習,落英簌簌,幻而似彼姝撫琴,聲聲寓其幽怨乎?此夜把盞,同予何人?而心中喃喃有語曰:縱命運奪走我全部友人,吾亦能開創一片新天地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9-28 11:23:51 | 顯示全部樓層
78.雨後杏花

雨後杏花妝更妍,清新二月嫰陽天。
荷鋤山徑鳥鳴囀,習習條風不覺寒。
   

山村二月,清麗秀美。尤記夜雨無聲,侵晨明潔如洗。荷鋤上工,經王家大院。喜杏花橫枝,嬌妍欲滴。而嫩陽初透林梢,倍增明媚也。步山徑,草露晶瑩,叢林滴翠,而和風煦煦。“吹面不寒楊柳風”,此南宋志南和尚之句也,竟驀然浮自腦際,而增人惆悵。如此春境,惟彼時彼村所有,蓋當時既無可戀,今又僅存為夢矣。
 樓主| 發表於 2016-9-29 11:40:10 | 顯示全部樓層
79.披衣獨自

披衣獨自望星空,暗淡寒星明滅中。
一片鄉思遠難及,聲聲蛙鼓動微風。


長夏溽熱,中宵反側,乃起而徜徉。風露簌簌,又感微寒,復返而披衣。星光黯淡,寒星明灭,不禁低咽而歌:“星光黯淡兮披衣起,荒庭索寞兮夜風寒。中心慘怛兮獨彷徨,流徙僻土兮年復年。思故鄉兮山河渺,長太息兮望星天。望星天兮何寥廓,何寥廓兮夜未闌……”此知青常吟之曲也,何奈此時蛙鼓声声,鄉思如夜色彌漫,浸徹於心骨……
 樓主| 發表於 2016-9-30 09:27:43 | 顯示全部樓層
80.萍水相逢

萍水相逢在僻村,陸遊詩集共謳吟。
梅花千樹身千倚,握別黯然秋色沉。

   
與光福萍水相逢,又因一本《陸遊詩選》而結為知己。陸遊之詩,既雄奇奔放,又沉郁苍凉。尤以詠梅居多,皆匠心獨運,格高蘊深也。梅花固為其品格精神之象徵乎?余與光福皆喜其“何方可化身千億,一樹梅花一放翁”之句。庚戌冬,光福自蓉城歸,帶來破天荒之招工消息。然命運搏擊,殊為殘忍,但相互鼓勵,共涉艱困耳。次歲秋,竟與光福黯然握別,而有臨別詩一章。序曰:“光福,余之至友也。於此異鄉窮途之中,得以為伴。砥礪道德,切磋學問,常暢抒胸臆,共滌愁懷,亦為五倫之一得。奈何情深之人往往得遇別離之苦,光福後日將欲去也。此夜與之攜手漫步曠野之中,月華如水,秋蟲哀鳴,往事朦朧,陳跡隨手而去,使人慨歎無限。夜闌人靜,執手無語,何人知此情懷哉!詩以記之。”詩曰:“中宵地白動棲鴉,淚眼四輪陰月華。遍地蛙鳴秋韻澀,彌空螢耀夜涼遐。異鄉舊跡惹離緒,茅舍夢蹤感落霞。如錦前程君有待,月殘卻照野人家。”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 11:08:58 | 顯示全部樓層
81.軋軋風車

軋軋風車新米炊,摘椒園圃汗沾衣。
娟娟字跡素箋在,辜負晨昏對語時。
   

風車軋軋,凡三吹而米淨,此仲秋新熟之稻也。曩居城市,所食皆陳穀,惟農人可享此時新。天暮掌燈,伊忙於竈頭,余則坐竈門口,挽稻草以續火。燃稻草以炊新米,俄而清香氤氳,不免想到“煮豆燃豆秸”之句,亦時事之搞笑也。臨別,畀余紙幣與肉票,囑余明日上場鎮購之。而次日歸至,伊卻因事返城,留鑰匙與字條於鄰家。曰:“吾受張連長之託,返城聯繫木材事。君買肉歸,可延張衛君同享。所需海椒,於我菜圃摘之可也……”娟娟字跡,頗見秀心,而已為隔世之夢矣。
 樓主| 發表於 2016-10-4 10:37:11 | 顯示全部樓層
82.牕前雪舞

牕前雪舞火爐紅,憑烤青絲沐後鬆。
挑水歸來共煨粥,又傳鄰院上工鐘。
   

天寒地凍,雪花飄飛,伊語余曰:“吾欲沐髮,奈何?”余曰:“待吾生火爐。”置桴炭於爐中,燃之以紙,復口吹扇揮,而紅映爐膛。青絲飄逸,沐而鬆軟,置爐烘烤,淡香幽微。吾復履冰披雪,挑水而歸,乃共煨熱粥,就醬薑而啜之。俄而,鄰院傳上工之鐘聲……
 樓主| 發表於 2016-10-6 10:32:53 | 顯示全部樓層
83.燈映昏黄

燈映昏黄淚眼花,近雖咫尺又天涯。
微风細雨野雲黑,難忘温馨一碗茶。
   

因齟齬而決絕,始知何為度日如年者。悲苦難耐,托人致長函一緘,冀一吐衷腸也,竟無回音。數日後,偶遇,視為陌路。不禁憤然,乃索余函。伊面赧,曰:“晚至吾居,畀汝。”傍晚,吾至。伊掌燈,迓余入室。遞熱茶一盞,而默然切菜於案。見此,知非所料,乃如既往,坐竈門續火。炊就,盛飯畀余,並坐食之,亦皆默然也。蓋過從雖密,固心跡未明,乃出語探之。曰:“汝心如有所屬,當就此別過。”伊出語甚平靜:“固有所屬矣。”余詫之,曰:“何者?可告否?”伊略一揚眉,曰:“遠則天邊,近則眼前。”如巨雷轟頂,余不禁全身震顫,而又狐疑之,不覺淚已盈眶矣……辭而返,野雲俱黑,微風細雨。雙目朦朧,不辨何者為淚,何者為雨矣。雖困於畏途,卻陡增力量與勇氣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10-7 09:32:03 | 顯示全部樓層
84.樂知悲别

樂知悲别古今同,其奈異鄉風雪中。
一夜風聲催竹韻,曉看雪壓晚梅紅。
   

屈賦曰: “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司命苛矣,伊果先吾而去也。風雪之夜,依依惜別;竹韻蕭蕭,如訴如泣。然曉見雪壓梅紅,生机勃然。而陰霾一掃,終堅定吾之信心與意志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10-8 10:26:54 | 顯示全部樓層
85.燒酒頻斟

燒酒頻斟大碗喝,鄉思醉煞衆顏酡。
才思敏捷全憑口,曙映田原唱牧歌。
   

甲寅仲冬,與G君行卅里山路,至五里鄉拜訪胡姊。恰遇居重華二大隊之小胖娃(陳姓,忘其名,“小胖娃”為其綽號),因頂班調回成都,而設宴告別患難與共之四方友人。乃於次日,復行十數里路赴宴。固為躍出農門者欣悅,亦為苦難與鄉思所困。是夜有古絕一首,時在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也。序曰:“C君調回蓉都,臨行前設此盛宴,各方友人歡聚于此者四十有奇。酒意半闌,C君誠意索詩于我,余深感厚意,即席口占此絕。”詩曰:“淒風苦雨掩芳菲,遙夜含淚送君歸。異鄉滿座故鄉人,翹首南望不禁悲。”酒能解愁,亦能添愁,如李白所謂“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者。此夜敞懷痛飲,行車輪淘汰戰。由數十人戰至三人,而勢均力敵,余亦其一也。然亦過量,行而失態。時胡姊任教於五里村小學,倩余改編《柳下跖痛罵孔老二》(時正處於批林批孔運動之中)詩劇,以供文娛匯演排練,竟不能提筆矣。乃由吾口述,G君筆錄,出口成韻,眾皆嘆服;後嫌G君筆錄甚緩,乃乘醉意草草寫去,而稱道為才思敏捷者。至深夜完成劇本,卻難以入寐。天明道別,與G君步行而返。曙色映照田園,竟放懷謳歌邊地之著名牧歌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1 10:11:22 | 顯示全部樓層
86.土屋油燈

土屋油燈賞畫稿,小提琴樂動哀傷。
才情漸共青春去,曉看門前遍地霜。
   

甲寅仲冬,與G君步行赴重華。先至二大隊幼平姊處,午飯後復步行十數里,至五里壩訪胡姊。候於某雜院東偏之農舍,黃昏,始見胡姊放學歸來,時任教於五里村小學也。灰色棉大衣,長圍巾,白框眼鏡,儒雅而淑美。見吾等至,驚訝而欣悅,開門迎進,而曰:“稍等,待吾跳豐收舞去。”不一刻,右手托蓮花白一棵,左手提豬肉一斤許,匆匆而歸。飯罷,藉昏昏油燈之光,翻閱其零散畫稿及詩作,恰逢間壁飄來《花兒與少年》之小提琴樂聲,一江姓女知青所奏。曾有《憶江南》一詞,記當時之感觸與情緒也。詞前小序曰:“是夜,藉如豆燈光,翻閱胡姐零散畫稿,深為其絕妙之畫才所感動。於一冊筆記中,偶讀其《憶江南》一詞:‘沉夜靜,殘燭照無眠。細想韶華真易逝,芳菲轉瞬逐波煙。今世恨無邊。’適值窗外寒風呼呼,間壁飄來《花兒與少年》悠揚婉轉之小提琴樂曲,使人感恨萬千。淒風遙夜,芳菲漸失,持驚天動地畫筆之胡姐,筆下豈特感傷哀怨之辭也?夙昔壯志,何物能摧?遂步其韻成此一闋。”詞曰:“心難靜,長夜怎生眠?利刃鬥風霜雪洗,青光起處看晨煙。憂思也無邊。”是夜,借宿於學校。晨起,見滿地白霜,感肅殺而催人奮發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3 09:44:41 | 顯示全部樓層
87.石頭依舊

石頭依舊硬梆梆,出語詼諧笑滿堂。
據說蹭餐要揹米,叛逃国境或荒唐。
   

小胖娃之告別宴上,有老知青黃某,觥籌交錯之際,朗聲出語曰:“太陽出來飛紅,照得石頭梆硬……”而反復道之,似有弦外之音。繼而又道:“吾知青有格言者,稱作‘各人吃了各人好。’”公鴨嗓音,語調詼諧,每每引得哄堂大笑。未識其人之前,多有其傳聞。傳其出自教授家庭,為C市某中學高六六級高材生,尤精於無線電。“文革”期間,自裝發報機與“蘇修”聯繫,企圖偷越國境,以圓無可實現之大學夢,而被截獲。故其下鄉也,則有別於眾,而為強行監管者……然未知的否,則不便相詢以徵。初識此君,亦在小胖娃之農舍。室內陰暗,二人斜躺蚊帳內,惟其侃侃而談,正發表有關犯罪心理學之高見。其否定“饑寒起盜心”之社會因素,而頑固堅持犯罪乃心理因素所致。持論大略有三:一者,援引某外國著名心理學家之言論,為吾未所聞也,是否杜撰,頗為竊疑;二者,謂某些“幹子娃娃”(高幹子弟之謂)養尊處優,吃穿用皆不愁,何以或偷或搶,犯罪者大有人在?三者,謂其曾發現公社管知青之某蝦子,有一半導體(彼時乃金貴之物)來路不正(意為受賄之物),欲趁無人之時竊走,而畏葸不前,終無此膽量也……後來方知,此人固多奇談怪論。又傳其性慳吝,凡欲至其所居,自攜米方能飯之。粉碎“四人幫”,而恢復高考制度,固為遲到之春天,大學之夢或可期也。與之邂逅考場,似穩操勝券而意氣風發者。然高六六之高材生,而名落孫山,則始料未及,又足為惋惜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4 09:32:58 | 顯示全部樓層
88.深夜竹風

深夜竹風人影来,他鄉朋友忽相訪。
笑談坐待到天明,多變棋枰能淡忘?
   

乙卯春暮,夜深人靜,忽風動竹影,而聞足音雜遝。約略似聞人聲:“且殺過去!”此蜀籟也,意謂奔我而來。不免狐疑之,何許人等,尋吾滋事乎?迎出門來,始知重華諸君來訪也。男女共約七八人,倉促之間,不好安置,乃清茶笑談,坐以待旦耳。固欲邀吾同遊某名山,而余次日恰有要事,乃允以繕後即歸,而與同行。孰料生大事故,竟日中而不能還。待歸,已去也,留饭菜置釜中,尚溫。余頗惆悵,而竟日鬱鬱。又數年後乃知,彼亦顛躓也。近名山者為禁區,弗知,因拍照而被拘詢,數日後始得釋。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5 09:07:45 | 顯示全部樓層
89.犬吠夜深

犬吠夜深風雪寒,青山環拱閉茅菴。
藥湯浴足論書後,讓子圍棋又復盤。
   

G君道李某擅書亦擅奕,而居於深山。時值隆冬臘寒,翻山越嶺,頂風戴雪,同G君訪之,而不幸迷路。尋至李君草廬,時已申矣,惟夜幕低垂,巨崖環峙,風嘶雪舞耳。茅菴緊閉,油燈熒然,而爐火紅紅,倍感暖意昇焉。李某曰:“吾有山農授草藥方,熬湯浴足,勞乏頓消也。”而後研墨演論書藝,復觀G李二君對弈。記憶甚深者,G君讓子,猶不服輸,而能復盤,道其瑕疵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6 09:42:35 | 顯示全部樓層
90.舟蕩驚濤

舟蕩驚濤岸峭懸,山街曲綫望青天。
遊踪两度嶺風渺,但記當時跋涉艱。
   

殆與郭、仁、楊諸君,跋涉崇山峻嶺數十里,兩遊此高山古鎮也。峽谷急湍,驚濤駭浪,乘扁舟而抵岸。沿仰面石階,疾登而入古鎮。青瓦木屋,皆緣山勢而蜿蜒。街道狭窄陡峭,為凹凸不平之青石鋪就。山風昏昏,仰面不見碧天,僅淡遠之曲線耳,所謂一線天者。飲於客棧,聽山禽啁啾,而煩憂盡忘,頗有出塵之快矣。但記跋涉之辛勞,亦當年難忘之履痕也。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