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樓主: 江永九二
收起左側

酉午村居詩話(持續更新中)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11-7 11:20:48 | 顯示全部樓層
106.一碗米能

一碗米能成解匠,穿林越澗總徬徨。
午餐蒸肉豆花飯,拂拂山風鋸木香。
   

俗稱“一碗米為解匠”者,謂可速成也。唐君飄蕩經年,而於癸丑仲春歸,道其山中解鋸,小有斬獲。乃約同我及封、羅二君,再赴雁門山區。於石元壩車站下車,而入山嶺深處。亂峰錯疊,崢嶸突兀,或陟高攀險,或越澗穿林,每尋山民聚落,而詢之有否解鋸者。經兩三處,得一家允請。談好價格,隨之行半里許,至院落後一山凹處,即應其要求而為之。山花璀璨,山風拂拂。雖汗流浹背,腰臂痠軟,而鋸木之飄香,甚感可人,則留下深刻之記憶也。
 樓主| 發表於 2016-11-14 11:22:24 | 顯示全部樓層
107.陋街横在

陋街横在大山中,群峭沿撑蔽狹穹。
頻聚回鄉難兄妹,昏燈夜店鬧哄哄。
   

穿行崇山峻嶺之中,而宿於某山鎮之客棧。僅一狹長之破舊街道,橫於大山深處,而為群峭之山崖所掩,天亦為之狹小。彼時未能通電,入夜則為黑暗所侵沒,依稀可見疏落門窗之油燈閃爍。然此鎮距鐵路約八里,亦為通往周邊三五集鎮之樞紐地。因知青大規模下鄉,本當岑寂而冷落之山鄉僻鎮,竟驟然熱鬧而空前絕後也。蓋散落於廣袤山地之知青,因山路之迢遞,無論回城抑或返鄉,皆須集散於此。客棧廳廊所懸者,古老之亮油壺也,燈影幢幢,昏如夢境。而來來往往者,皆於此銷蝕青春芳華之難兄難妹也。但聞人語喧嘩,亦有慷慨悲歌者,而直到深夜。
 樓主| 發表於 2016-11-19 11:54:21 | 顯示全部樓層
108.野花燦燦

野花燦燦路迢迢,鄉镇卧於鷹嘴凹。
懸瀑飛珠濕飄絮,春風微漾語聲嬌。
   

癸丑仲春,原本四人搭檔,而入雁門山區。後羅某因故離去,則餘吾三人,繼續轉悠於山嶺之中。某日,漸入稍平緩之谷地。亂草迷眼,野花競艷,時見山泉錚淙,懸瀑飛玉,而迎面飄揚之柳絮,似挾瀑玉之溫潤也。舉目望之,前不遠處屋舍依稀,集鎮隱然,臥於鄉人所謂鷹嘴凹處。一面臨河,三面為巉崖所環峙,乃放快腳步而往。近場口,逢三五知妹,綽約嫋娜,嬉笑而過。語甜聲嬌,久漾於和煦春風之中,此非當年青春之幻影乎?
 樓主| 發表於 2016-11-21 10:21:49 | 顯示全部樓層
109.雨陰連日

雨陰連日困山鄉,撲克頻翻缺小王。
燒酒一壺消永夜,至今猶記鹵蹄香。
   

癸丑仲春,余與唐、封二君,竟雨困於山鄉某集鎮。此地偏僻鄙陋至極,名為集鎮,实则稍大之聚落也。約一百餘米之狹小街道,僅有供銷社和客旅店而已。客旅店一樓一底,集住宿、理髮、餐飲為一體。其上為客房,僅兩房四床位;其下左為餐飲,右為僅容一鏡、一椅之理髮間。理髮師白晝理髮,夜晚則管理客舍。殆彼時三日一場,逢場之時,購物或交易之人流,亦差可謂摩肩接踵。而非逢場日,則冷落岑寂之至,更何況陰雨連綿之天也?吾三人困於客棧,殊為寂寞無聊,乃將一副撲克,變著花樣玩耍。向晚,忽聞誘人之鹵豬蹄香味,蓋餐館為次日逢場而備也。唐君下樓購得鹵蹄一缽、燒酒一壺,且賴此而消漫漫長夜。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