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查看: 2815|回復: 62
收起左側

2016浙江临安石门(汪家坞)避暑日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9-12 08:21: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杭州知青老诸 於 2016-9-12 08:24 編輯

汪15_副本 [640x480].jpg
                                                                   7月15日        星期五        晴
        又是一年到了避暑的日子。二个月前,开车就带上老妈与傅阿姨,跟着出生在临安的老吴夫妇俩首次来到汪家坞,虽然所住的一家只是一对老夫妇在操持着并不像样的“农家乐”,但因与老吴爱人是亲戚,那和善的笑脸,清静的环境,便宜的费用,尤其是进村小路旁的一条川流不息的大溪和家园中独有的一股从后山下来的小溪,让我们喜欢上了她。
      今天一早,带上老妈先来到市区接上傅阿姨,我们三人一车,沿着文一西路一直向西,走新建的S207省道,途经甘岭水库、长乐林场、横坂镇,期间弯弯曲曲10多公里的盘山公路围着水涛庄水库一路上行,在通往石门的三叉路口(石碑上书“锦北石门”)右拐就到了汪家坞小山村,全程60余公里。此时,早我们到了一个多星期的老吴夫妇已在农家凉爽的大厅里等候着。
      午餐,简单而又可口——自种的炒茄子、南瓜、毛豆和丝瓜汤,自家鸡下的蒸蛋,村友送来的黄瓜,凉拌豆腐皮蛋,高虹镇购买来烧的红烧肉,就连平时吃得很少的老妈也多吃了一口饭。餐后不久,几位老人即坐下打起麻将来,我在大厅内吊扇微微的清风下稍休息了一回,也就拿着相机跨入山村,游步溪坑,走进大自然。
      今天,杭城气象日报气温36.9度,而汪家坞白天在阳光下虽然也感觉到有点热,但在阴凉处,在农家的屋内,夜晚风扇也只是用到半夜即可。又能听着楼下的小溪水声,开着窗户(无蚊虫),与老妈一个房间,看着新版《中国新歌声》,慢慢地睡去……
      给永闯电,告知已到汪家坞。

汪15-2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12 08:21:34 | 顯示全部樓層
15-16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12 08:22: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杭州知青老诸 於 2016-9-12 08:26 編輯

汪16 [640x480].jpg
                                                       7月16日        星期六        雨阴
        早起。因汪大伯家未接无线网络,故带了笔记本也只能是写写文章,处理处理所拍摄的照片。吃了早餐没多久,张阿姨小儿子“阿胖”打来电话说,已经在村头那几颗有着数百年的大树下,即去接。“阿胖”因另有事要赶回去,只是匆匆与大家一起吃了午餐,也就开车回杭。午睡前,看看老天虽阴沉着脸,但已经不下了,也就先把昨晚洗澡换下的内衣裤,在房前如此好的山水池中洗了,然后处理起昨日才拍摄的山村照片,为所写的日记配图。
      午休没多久,龙江哥儿海潮来电为市档案局搞的《杭州知青人名录》来查询曾与我一个边境检查站工作过的王某人。下午,开始修改已经写了几年的《二十七个杭州知青的人生履历》,虽然这其中已经走了七人,但仍为也已经离我们远去的“陶木水”章节而感到头痛!在头痛之时,从楼下传来老人们一阵阵的麻将声与欢笑声,而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晚餐后,独自走向通往石门去的那个三叉路口,一路上也碰到从石门或汪家坞来回走路锻炼的村民,虽然来回只有2公里的路程,但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注重身体健康,这不仅仅只是城里人所拥有了。
      晚,比在家早睡,因一夜一多天的小雨,气温凉爽,不用电扇也得盖小被子,一边看着《星光大道》在小尼与朱迅的主持下,一台新型的《快乐童年》,让我也想起了自己美好而难忘的童年。
      给茵电询问冲电器之事。新来电要老妈身份证给儿子办煤气。

汪16-2 [580x42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12 08:22:50 | 顯示全部樓層
16-17 [640x480].jpg

      (待续1)
 樓主| 發表於 2016-9-16 17:05:29 | 顯示全部樓層
汪17_副本 [640x480].jpg
                                                   7月17日        星期日        晴
      5点左右,小山村就放亮了,躺在床上一眼望去就是青山蓝天,今天是个好天气。早早用了早餐,先把老妈换下的一套外衣在溪沟中洗出,也就在汪大伯的带路下,开车离村5公里开外的十亩田山水库进发,也算是来到汪家坞后的第一个半日游。
      说说只有5公里的山路,因是山村在大跃进年代政府出资劈山造就的,加上如今外围都新建了几条上好的公路通往临安与省城,故一路弯曲而基本上都是贴着山崖的毛石路,足足让我在车子底盘擦着路石的乒乓声中开了有个把小时。但一路上,蓝天白云,群山环抱,溪水横流,在山与山之间那深浅不一的峡谷中,时不时回荡起山风吹拂的树竹声,和那似远似近的流水声。此时,当车转过一个山崖角,忽然天地开朗,一注像似瀑布从天而降,冲落在一潭蓝色的水幕里;周围的野草山花,在点点滴滴掉在潭边巨石反弹起来的水珠沾扶下,向着我们频频弯腰点头,像是在欢迎我这个第一次来到这深山峡谷中的客人。这是一个未曾开发的荒野之地,大山、绿树、峡谷、溪流是这里的主旋律。再向前行,总算看到了一座小水库,虽然不大,但深蓝色的库水已经告诉我们,是个深水的水库。附近还有一个同步水轮发电机在发电,并与国家电网相连。从汪大伯口中得知,此小水库与发电站,是一位村民老板所投资,说是他每年光从连网的发电中就收获颇丰。
      等与汪大伯回到农家没多久,王大妈已经做好了一桌美味的午餐,像南瓜、丝瓜和茄子,都是一早帮着采摘下来的极为新鲜的蔬菜,让我们这些长年吃在城市的人,真可谓是胃口大增。餐后与老人们交谈了一会也就稍作午休,起来后把上午已经泡在溪水中的车用脚垫和家中厨房间用的脚垫,又是在流动的溪水中洗净。然后,独自安静地坐在二楼的单间屋内,打开笔记本,写起日记,整理上午半日游所拍摄的照片。
      晚餐后,仍独自向小山村边的大溪散步,哗哗的水声吸引我跨入到它的行列之中,清凉的山水从双脚间淌过,微微地推着我像是要一起远行,有几条石板小鱼顺着流水,被冲向下游;倒是那人工砌起的一道道从高到低的滩头和二道像杭州九溪十八涧般的一段段流档,更使山村溪流多了一道美丽的风景。我顾不上急流打湿了裤衫,贪婪地按下了快门,在那咔嚓声中寻找着大自然给予的快乐!
      夜晚,是撒贝宁主持的《加油向未来》节目,一组崇尚科学,展眼未来,而原本十分喜欢看的倪萍主持的《等着我》,又不知给换到了哪个时档的节目去了。

汪17-2 [560x40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16 17:06:05 | 顯示全部樓層
17-18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16 17:06:49 | 顯示全部樓層
汪18  [600x440].jpg
                                                                7月18日        星期一        晴
       汪家坞村只有160来户村民,建村史有600多年,最早都是一批从安徽避难过来的汪姓人家,所以这里的村民祖籍都非本地人了。此村隶属临安石门乡(现改村),自己无村委。
      清早,在阵阵鸡鸣与犬叫声中醒来,天渐渐露亮,不远处清山蒙着一层晨雾,此时知了也知知的成片唱起歌来。睡在旁边床上的老妈,早已做好了起床前的按摩锻炼,在等着下楼吃早餐。而我搞定一切早市面动作,并先将楼上与楼下的地拖净后,也就按照昨日与汪大伯商定的工作,开始清理溪沟中的泥沙。毕竟是多日不干这样的劳作了,又是顶着烈日,不时地做着登下登上的挖、铲、扒、拎动作,虽光了膀子也只是先后掘起了20来筐,可这个汗珠哟,不停的从全身往外冒,不一会也就感到气短泛力的,只能是退下待明日再继续了。
      王大妈今日因乘车去高虹镇买菜,故午餐比往日要晚,虽是老三篇的蔬菜,但架不住个新鲜,总是受到我们的欢迎。餐后处理一会昨晩与今晨所拍摄的照片,并先写今日日记前半部,也就午休了。午休起来感到奇怪,原本汪大伯与黄老妈她们各一桌的麻将,今日全都休战。而我仍自得其乐的独自坐在单间的电脑前,打着文字,处理着配文的照片,享受着其中的乐趣,只是遗憾无网络,不能上传给更多的好友阅读欣赏,只有等到避暑结束后回到家再说了。
      晚餐后,又自家一人沿着铺着柏油的山路走到通往石门的三叉路口,今日倒看到有小年轻在二股交汇的溪水潭中游泳,偶尔有一、二辆小车来往于石门(龙山、林家塘)与山外。此路,来回慢走将近一个小时,这也是老年人锻炼的好去处。
      夜晚,洗完澡,在电扇的凉风中观看电视连续剧《海棠依旧》,剧情再现了敬爱的周总理的光辉形像,以及众多的开国元老,此剧毛泽东仍由唐国强主演。这一剧特别讲到国家三年自然灾害的悲惨情节,使我想起了自己那时因靠老妈在机关幼儿园工作,因而未曾感受到灾害的威胁。
      小芸来电没听到。苏白来电询问她老妈张阿姨情况。

汪18-2 [600x44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16 17:08:32 | 顯示全部樓層
18-19 [600x440].jpg

      (待续2)
 樓主| 發表於 2016-9-19 19:49:10 | 顯示全部樓層
汪19.jpg
                                                          7月19日        星期二        多云
      清早一看已经快6点了,此时已经能听到楼上的二位阿姨的讲话聊天声。突然想到,进村口溪沟对面的“野猫山庄”农家乐自养的一大群麻鸭,一直想拍它们在溪水中觅食戏水的照片,故翻身起床拿着相机就下楼出了庭院,来到溪沟边就看到几十只鸭子在溪水中游玩。然而,鸭子们并不配合,看到我过去了,原本不少都站立在水中岩石上休息或理毛的,都纷纷跳入溪中,游得远远的,忙得我东跑西追的,总算也拍到了几张它们嘘嘘逃跑的身影,倒是另几张用微距所拍摄的蝴蝶和蜜蜂在采丝瓜花粉的照片可能会比较满意。
      回来吃完有稀饭、玉米和鸡蛋的早餐,先把昨晚换下的衣服洗掉,然后就与汪大伯俩进行了第二个半日游——高山自然村。该村在汪家坞北面还要高的山上,原本有20几户村民,后经政府出资下迁横畈及山下新农村建设住房。如今高山村只有二、三户人家住着。我与汪大伯在一家姓应(程)农家小坐,说起汪大伯,男主人真还认得这位16岁就跑到山外工作的“干部”了。汪大伯坐下喝着女主人泡来的茶,我进入住房来到三楼楼台上,四面察看山顶景色,并拍了几张照片(能治愈肝癌的白玉簪)。当我们要走时,热情的主人一定要送我们些刚摘下来的茄子,我们相约近日带朋友去农家吃饭、打牌。
      午餐又吃着新鲜的蔬菜,其中就有高山村农家送的茄子,89岁农妇自种的长刚豆等,完了大家听我与汪大伯聊早上一路去的情景,也说在避暑回家前,也要到高山村去吃上一餐农家饭。接下来大家就是午休,虽然山村白天也有点热,但在屋内也用不着对着风扇吹,不一会也就睡去。
      下午,客厅内又是二桌麻将开战,我仍在楼上打开笔记本,写我的东西,处理、欣赏自己喜欢的照片。此时在想,是不每天的日记之间再用上一张相关的照片,以作二篇日记的链接。说做就做,反正每天都拍了不少,这一下午也就在寻找、处理、配图、定格中度过。
      晚餐后,老太太们稍活动了一下,就坐在农家庭院的小溪流下的通风处纳凉聊天,我又独自散步到村口大溪边看村里人钓鱼,虽然鱼不大,但闻名的石斑鱼,一直是临安、余杭山村农家上品的上桌菜。
      夜晚10点半,终于等到了《等着我》,每每看到那些从幼小就被人拐卖的男女们,总会掉下同情的泪水,当然也有那些为了感恩而在寻找的真心,更是让我敬佩。政府搞的这一档节目,真可谓是感召天下,温暖人心,功德无量!
      新来电。一直在等茵的电话。

汪19-2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19 19:50:29 | 顯示全部樓層
19-20 [600x44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19 19:52:33 | 顯示全部樓層
汪20.jpg
                                                       7月20日        星期三        晴
      天微微发亮,翻身下床,洗漱完毕,吃了早餐,就帮着汪大伯到山上抓鸡后,即开车带上他和三位老太太,去临安买菜、配药及给汪大伯长女送鸡与本鸡蛋,其实这也算得上来到汪家坞的第三个半日游了。小车一路下山,途经高虹镇,21公里不一会就到了已经快10年没去了的临安城区。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在菜场购买好汪大伯所需要的各类小菜,就去到其大女儿处送鸡蛋与鸡,并帮汪大伯在卫生所配好药。在回来的顺路还弯到建造在苕溪上,还没几年的“钱王阁”廊桥,廊桥前有“龙飞”,后有“凤舞”上下桥口,远远望去十分壮观,为此大家在此桥头留下了身影。回来时想去看看水涛庄水库大坝,可惜关着铁门,门卫说外来车辆与人员一律不得入内,只得开车离去,等回到汪大伯家,时钟还不到10点。
      午餐完,稍作休息,就调好太阳能热水让来到山村一直没洗过澡的老妈洗澡,昨晚她说身体左腹部有点痛,今日似乎好了一点,洗完后即让她午休。午休起来,老妈又与老太们打麻将去了,我先把老妈换下的衣服洗了,这才坐在笔记本前,开始写起日记与处理上午所拍摄的照片。
      晚餐后,仍散步在村口的老树下,看到因近日无雨而溪水小了许多,就连往日那样的小瀑布也有一档断水了。天无风,有些闷热,还是回到汪家庭院露天,坐在小溪从脚下流过的洞地上乘凉聊天。
      夜晚,继续看《海棠依旧》26集,再次被周总理的光辉形像所深深感染,尤其是讲到文革时期,他老人家已经68岁了,但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他任劳任怨,不顾个人安危,充分体现出一个共产党员的伟大胸怀!而这万恶的文化大革命,伤害了国家,伤害了我们这一代人,让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们将永远铭记在心中。
      老天又开始发威,杭州气象这几天又是在37度以上的高温,而我们小山村,夜晚睡觉连电扇都要关掉。
      小芸第二次来电。月雅湖来电说,与晓乐想在周六来汪家坞商量有关深圳与磐安事宜,但我回说,小姨子款不搞定不再谈任何事情。

汪20-2  [600x44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19 19:53:39 | 顯示全部樓層
20-21 [620x460].jpg

    ( 待续 3)
 樓主| 發表於 2016-9-24 16:22: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杭州知青老诸 於 2016-9-24 16:25 編輯

汪21  [600x420].jpg
                                                               7月21日        星期四        晴
      清晨,吃完早餐,即上路向石门村走去,也是来到山村的第四个半日游,只是这次是自己一个人。一路出汪家坞慢步走去,经过宣王桥一段右是山崖,左是峡谷的弯曲山路,知了与溪水声不绝于耳,偶尔有一辆高虹至龙上的公交中巴车从身边经过。似乎没走多久,迎面看到了前后二座高低不同,造型不一的像屏风那样的白色墙门,竖立在村口的公路左边;一座方门上用早期隶书写着“锦北石门”四字(古代临安称锦),另一座半圆门写着“石洞门”三个字,而屏墙的左边是一条深而不宽的,流淌着并不多水的,满是大小不一,凌乱无章的大溪沟,高低弯曲的溪沟从石门村边而来。
      正当我想拍摄墙门时,一健壮的女子骑着山地车冲到面前,拿出   手机让我帮她在墙前留影,从她口中得知是从嘉兴慕名来到石门农家乐小住。当然,我也让她用我的相机在此留下了自己的身影,还借用了她的山地车做了二个造型。而最为高兴的是,从她的口中得知从哪条小路进入即可以拍摄到水涛庄水库大坝。
      我一路从石门溪沟的村户旁,沿着中巴车行驶的公路边走边拍,整个村庄看上去要比汪家坞大许多。原来石门在最早是高虹镇所在地,后来改成乡,如今虽然也称为村,但是附近几个自然村的村委,也是浙江省文明村。如今的山村都是这样静悄悄的,所经之处没看见几个村民在,经过解才知晓,原来因山村无啥可发展,年轻一代人都进城打工拼博去了,大部分最终留在了城市,乡村老家也就基本成了中老年人的家园。
      因时间关系,虽然我走过了整个石门村,走到了通往龙上村的路头(3公里),也拍到了“石门村”的石碑,可还是没有见到听汪大伯所讲村里的早年的祠堂等一些老建筑,看来还值得再来一趟,故加大步伐向回走。在快要走出石门村时,想到还没找到一个制高点拍摄村的整个面貌,正好看到村口山头上朝南有一家人在(石门8号),也就顺着山坡踏级而上与主人家说明了来意,早在临安打工生活而乘放假天回来的热情村民,把我让到看上去已经多年没住人的二楼走廊,正好能拍到石门村的基本概貌。
      等走回到汪家坞,时钟也只是10点多,此时汪大伯的几个麻将老朋友也从临安各地赶来了。我稍作休息,也就与大家一起吃了午餐,即上楼开始写日记与处理上午拍摄的照片。午休后,继续写日记与编辑相关的照片,从中享受在此次走石门后所感到的适意中。
      晚餐后,陪三位老太太沿着村大溪边散步,回来大家仍坐在汪家院子内乘凉闲聊,聊得最多的还是各自的家长理短的那些事,而汪大伯的朋友早已开始在战斗了。夜晚睡前看起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如今类似宫廷戏拍得较多,喜欢看的还是孙丽演的。
      今日无来电,只是又给葛医生电话仍没人接,看来情况不妙!     

汪22-2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24 16:28:59 | 顯示全部樓層
21-22 [580x42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24 16:30:22 | 顯示全部樓層
汪22  [600x440].jpg
                                                     7月22日        星期五        晴
      清早醒来,举眼望去,山野一片宁静,真是少有的宁静!不一会就来了一辆小车,原来今日汪大伯把麻将朋友们安排在上次我们去的那个早已迁移下山的高山村,看风景,打麻将,吃正宗高山农家菜。
      今天准备休息一天。上午,先把自己昨晚洗澡换下的衣服给洗了,然后就帮着黄大妈扫院子,并拖净自己房间、楼道、楼梯及大厅。一切搞停当,也就坐在笔记本前,写起日记与整理起照片来。中午设想去三叉路口下的那个大溪潭里去玩水,也可还了多年没下水的心愿。下午休息起来,想带老太太们也到高山村去看看,谁知汪大伯他们因高山农家麻将机坏了,只得提早下山回来,据说午餐是六个蔬菜,二个晕菜,农家女主人极其好客,没收汪大伯一分钱。
      这样在午休后,也就自己开车去到三叉路口的溪潭玩水。当时也许时间尚早,下水时只有本人一个,微蓝色净凉的溪水哟,深处虽水区不大,但却超过一人一手之深。已经许多年没游泳了,一游起来似乎力不从心,手脚生硬,动作不协调,青蛙式变成了狗扒式,只不过游了10来米就感到吃力了。正好,有大批从山顶上伐下来的毛竹顺山放到了溪潭边,干脆拉过一根全作救生物漂在水上,只是用双脚在打水,这就要轻松多了。但不一会来的人多了,有开车来的,也有骑摩托车来的,有的像是三口之家,还带着小孩与救生圈的,一下子把不大的溪潭搞得热闹非凡,阵阵欢笑声传遍整个峡谷。此时,我想到了要拍几张照片,也就匆匆离开水潭上岸,来到上面的公路上,从几个角度拍了几张,即开车回农家吃晚饭。
      晚餐,大家仍坐在汪家院子内乘凉聊天,院子里顺着溪沟,山林,总有一小股微风拂来,坐着不会出汗,久了还会感到丝丝的凉意,而那几位麻将朋友也抓紧一些时机又拉开了战场。
      晚上,是我喜欢看的第二期《中国新歌声》。歌声中汪峰带有磁性的讲评声,那英有着女汉子般的表达力,哈林总是那样欢声笑语,而杰伦还是吐字不清的四位导师,让多少歌手都是仰望着他们。而每期也总有几位歌手,从个人的经历到家庭背景,尤其是每个人走过的那段艰辛的路程,常常会让我掉下感动与同情的泪水。
      小芸来电说小阿姨周日上午同她们一起来。新来电询问龙上农家住宿情况。永闯来电说他下午已到了龙上农家。

汪21-2_副本 [640x480].jpg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