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收起左側

2016浙江临安石门(汪家坞)避暑日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9-24 16:31:12 | 顯示全部樓層
22-23 [640x480].jpg

         ( 待续 4)
 樓主| 發表於 2016-9-29 10:26:30 | 顯示全部樓層
汪23_副本 [640x480].jpg
                                                     7月23日        星期六        晴
      清早,在汪大伯朋友要走的话语声中醒来。这是四位都上了80岁左右的老人了,但如今的年代,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开放,整个国民生活水平都向小康迈进,人也就显得年轻了许多。能这样与几位老朋友一起到山村来住上二夜,打打自己喜欢的麻将,吃吃农家饭菜,喝喝土酒,这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就像我们,每年的夏日都到山村避暑,清静的环境,新鲜的空气,理想的温度,适时的饭菜,这都是城里没有,更是都市人所向往的。
      今天仍休息一天,也许是昨日在溪潭中戏水之故,腰似乎有点酸痛,往往坐一会想站立时,感觉不舒服。上午,也就在笔记本前处理昨日没完成的照片,并写下今日半天的日记。期间,叶青多次来电商量他小阿姨与小舅舅明日也想来山村的事宜,因小舅舅腿脚不便,最终决定人先来住二天再说,不行的话就回去。而其中一个原因,是农家房东黄大妈也有70多岁了,人多天热吃不消(女儿来电说她)。
      午休起来,老太太们在大厅打麻将,我看了一会与蒋孔家史有关而终身未嫁的孔二大小姐电视,也就上楼又打开了笔记本,处理起几日来所拍摄的照片,并为今天日记配图。
      晚餐后,散步于村口那几颗数百年的大树下(银杏与朴树),也就回到农家庭院坐着乘凉聊天。
      夜,看《星光大道》至青春新节目,伴随着年轻的舞动与美妙的韵律而躺下。
      给新电。

汪23-2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29 10:27:11 | 顯示全部樓層
23-24 [580x42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29 10:28:43 | 顯示全部樓層
汪24_副本 [640x480].jpg
                                                                                        7月24日        星期日        晴
      一早在老妈的动作下醒来,窗外苍天、山峰、树竹似乎还沉睡着。早早吃完早餐,正想在笔记本前坐下来,叶青的电话来了,说已经带着小舅舅与舅妈到了汪家坞村口的大树下,故匆匆下楼去迎接他们,而楼下已经麻将声一片。不一会,小芸与文昌也拉着小阿姨到了。午餐一下子多了六人吃饭,傅阿姨早就安排房东黄大妈买了一只本鸡,加上白切肉和几碗蔬菜,没人喝酒,大家吃得十分可口。等叶青稍作休息一会,大家吃完西瓜,我就搭乘叶青车去到杨宅坞下车,由他们二车三人返杭。
      杨宅坞村有着多棵260余年的枫香树,它们挺立在盘山公路的一边,远远望去,就像几位高大的长者,站立在那里,笑看山村的新变化。我抓紧在酷热下频频对它们按动着快门,想把它们粗壮、挺拔、美丽的身影留下来,更想把它们介绍给没来到这里的城里人。
      其实,我今天的真正的目的并非只是看枫香的美姿,而是离汪家坞五公里开外的水涛庄水库。然而在这样的高温烈日下,步行山路,强烈的阳光晒痛了我露出的双肩(只穿了一件背心汗衫),汗水不停地从全身涌了出来,来往众多的大小车辆排着热气从身边飞速驰过,所穿的背心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披在头上的毛巾也早已干透,身体似乎也浑身发热起来,还真有点吃不消了。此时,在一个山头弯角处,终于看到了水库大坝,越往下走越看清了大坝的全貌,顿时来了精神,顶着火辣辣的阳光快速按下了快门。然而再仔细一看,此大坝是水涛庄水库的背面,而正面放水大坝却继续要走到下游的水涛庄村才行,故只得再次咬牙大步向山下走去,而没走多会,一辆载着一对年轻夫妇的小车在我身后缓慢停下,客气地问我要不要搭乘一段路,一时被他俩的友好的善意所感动,但为了还能就近再拍到水库区域的照片,还是向他们招手致谢。望着远去的小车,想想人间还是有真情,顿时全身仿佛清凉了许多。
      然而,好在弯曲的盘山公路,靠山的一边总能见到小股的山水从山上流下,实在热了,累了,就拿出毛巾把山水泼在自己的脸、头及上身打湿,并在阴凉处稍休息一会,再喝上几口带来的茶水,这样总能慢慢地挺过最为极限的吃力时光。
      继续又是一段与前面相关无几的路程,来到了上次我们开车到过的水库大坝观看入口,同样大门紧闭,只得在大门口的公路边拍了几张照片,也就一直向水涛庄村走去。当我看到了水库大坝的正面,看到了“水涛庄水库”字样,此时时间已经三时多了,也就在村边找了一个阴凉处坐地上休息了好长一会时间,总算缓过了这一阵子,等到去汪家坞的小公交来了,这才乘上车回去。今天是第五个水涛庄水库半日游之行。
      晚餐后,大家仍坐在溪流的涵洞上乘凉,听着我讲述下午在高温下步行下山的那段艰难的路程。今天杭州更热,气象报40.3度,地表温度是71.4度。夜晚也许是下午烈日下2个来小时的走路,故只是看了一会杭州三台的“三扣一”娱乐节目,较早地睡下,而且一夜未起来解手。
      今天突然接到杭州金融办的短信:投资要谨慎……
      夜,总算打通电话与葛医生联系上了。

汪24-2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9-29 10:29:36 | 顯示全部樓層
24-25 [640x480].jpg

      (待续 5)
 樓主| 發表於 2016-10-7 16:03:21 | 顯示全部樓層
汪25 [640x480].jpg
                                                                                        7月25日        星期一        晴
      清早起来,傅阿姨就跟我说,房东黄大妈说,汪大伯生病了,可能要住院,让我们住几个人到对面“野猫山庄”去,谁知这一走就是五个人过去了。等帮着阿姨们搬完东西,开车带上老妈去到“龙上”看望永闯,并与他一起上到“冷坞顶”农居和“定云寺”庙,并拍了许多照片。
      龙上村,全村460余户农家,有毛竹、洋毛竹、笋干竹“三竹”面积达万余亩,是全国农村经济固定观察点,杭州市首批生态村、杭州市园林绿化村、临安市先进基层党组织、临安市文明村、临安市十大旅游特色村、临安市卫生先进村。早年(1945年)曾是新四军驻军所在地,有几间老房子和临安政府于2013年立的临安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石碑。而如今山村开出了众多的农家乐,杭州人居多,不少人还花1万5可居住15年的10余平方的小房间长住,其海拔在500米左右。
      冷坞顶,是个在海拔800多米的高山顶上的小村,原本也只有50来户山民,如今已经不少迁移到山下去了,而最有看头就是数颗200多年的大树——香榧、榉树、柳杉和黄山木兰围成一团,高高地挺立在小村口。而其中榉树与黄山木兰二个树种,真还没怎么听说与见到过。
      定云寺,是上海人出资修造的,在冷坞顶之上的海拔880多米的山上,有一条曾经修建的柏油小路,小路一路弯弯曲曲的从龙上村盘山而上,路边石界上刻着“龙庵线”。全庙只有一座大雄宝殿,大庭正中为如来佛主,左右俩边是铁钟与大鼓,大庭俩则有十八罗汉,而如来左则横骑着白象的是普贤菩萨,右则乘坐黑狮的写着“大愿文殊师利菩萨”字样,如来背后就是观世音菩萨。但此庙最最让人不解的是大殿前的露天上,高高地站立着一尊头戴战帽,身穿盔甲,手持铁鞭,怒视前方者不知何人?
      从汪家坞到石门2公里,到龙上5公里,到冷坞顶9公里,到定云寺12公里。到了酷夏,自己开个车到这里来避暑,真是个好地方,只是地处山顶而没有溪坑水可玩。此时,在家看护岳母的内人正好来电说要来龙上小住二日,即代她与冷坞顶妙善农家盛老板联系好,周四她与另三位同学来避暑。
      下午,休息一回,即陪老妈到对面傅阿姨她们住的农家去玩,我与小舅舅谈邮票史话,老妈们打麻将,一直到5点才回汪大伯家吃晚餐。餐后,老妈坐着看电视新闻,我迫不及待地上楼去写日记与整理所拍摄的照片。今日是来到汪家坞后的第六个半日游——龙上—冷坞顶—定云寺。有禅词为证:
      禅禅  无禅  无处不禅   
      空空  无空  无处不空
      夜晚,暮色降临,仍与汪大伯家人坐在小院内的溪沟旁边乘凉,并听着我讲上午半日游的场景。睡前看《档案~香港政权交接仪式背后的交量》,从中知晓了1997年7月1日,我国从英国政府手中收回被侵占了150年香港那一幕,了解了几个相关人物,如:我国外交专家安文杉,国旗升旗手朱涛和英国谈判家(中国通)戴维斯等,并重温了19年前国旗在香港升起的那个庄严时刻!
      给电商小刘二个电话。回新一个电话。小阿姨晚来电说,张阿姨的钱忘记放在楼上睡觉的席子下了,随后就及时送去,包括房东黄大妈退还给她们的钱。

汪25-2  [600x42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0-7 16:03:58 | 顯示全部樓層
25-26.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0-7 16:05:35 | 顯示全部樓層
汪26.jpg
                                                                                       7月26日        星期二       晴
       昨晚小档电扇基本扇到天亮,几天的超高温,确实把凉快的小山村也增添了太多的暑意,想必40度开外的杭城又会是怎样的感觉?
       早餐后,就陪老妈到对面傅阿姨她们这里打麻将玩,我帮着农家老板做些事,特别喜欢拉着长长的水管,给干旱得在向我招手的黄豆、玉米、南瓜和丝瓜们浇水。当我要走时,只看到它们一个个在微风中点头弯腰地向我摇摆,让我从中看到了绿色生命的存在与活力。
       今天休息一天。回到汪大伯家上楼打开笔记本,先重新审读昨天的日记与配图,然后再写起今天的日记来,然后编辑起所拍摄的照片。快用午餐时,到对面农家接回老妈用餐,餐后双双上楼午休。
       下午,难得的是在看电视中度过,仍看断断续续早就看过的《八路军》,常常被老一代革命家的英雄形像所感动,而老妈则坐在楼下的客厅内看报看电视。
       晚餐后,仍陪老妈散步到对面傅阿姨她们住处,等她们吃完了晚饭,就回来让老妈泡脚,剪脚指甲。天慢慢的黑了,这才让老妈上楼休息,我仍坐在笔记本前续写日记。而老妈总怪吃这里的早餐大便不好,说要将房东的小电锅拿到楼上去自己来做带来的早餐,被我一说又生气起来,还说气话与我没关系。后来打电话给傅阿姨,想让她们看看那里有没有微波炉,谁知电信手机的信号时有时无,傅阿姨与小阿姨干脆摸黑走了过来问个清楚。
       夜,因下午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阵雨,故相比之下要凉爽一点,较早洗完澡就躺下乱看一会电视,就光着上身渐渐睡去。
       今日在午休关机时,永闯来过二个电话。

汪26-2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0-7 16:06:45 | 顯示全部樓層
26-27 [640x480].jpg

       (待续 6)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4 15:06:19 | 顯示全部樓層
汪27 [600x420].jpg
7月27日        星期三       晴
一早,天蒙蒙亮,随着难得听到的长声知了叫醒来,而天大亮时,它却不叫了。吃完早餐,就送老妈到对面傅阿姨处打麻将,我也就第二次步行去石门村。此次好在有汪大伯的介绍,一到村就直接去询找那位名叫盛开元的老人,据说石门的资料基本上都是他整理的。
石门村解放前称“古城”乡,距今有700余年的历史,改革开放后,石门乡改为村(管辖汪家坞村),全村有910多户人家。村中至今还有150来年的老房三间(木结构二楼四合院),一间未住人,二间仍有人住。而这样的老房,政府却不让个人修善,说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但自己又不放款下来,致使房屋基本上已经破旧,二楼的地板,屋面更是破烂不堪,已经成为了危房。从中尤其能看到文革运动所留下的伤痕,而四合院庭樑二头和庭柱“牛腿”木雕,及窗户、门栏上的雕花,不少早已残缺不全,说是当年怕说成“四旧”而自家动手铲除的,倒是外墙那高高的风火墙和斑驳脱落的灰白色院墙,让后人能看出岁月从它身边流逝的痕迹。
石门村内有条能容一辆小车通过的里道(外道沿溪滩是来往于外界的公路),看看像是修建没多久的石板小路,二边是村民住家,一条小溪哗哗地流过半个村。再往里的村居,就依山而建,居多大小不一的石头台级,高高低低的通向四周,连接着整个村庄。从全村的房屋建筑来看,新房子不多,70-80年代盖的老房倒不少,说明全村并不富裕。而此村也与汪家坞一样,只有二、三户在做农家乐。想不到的是,石门村还是杭州市老年大学教学示范点。
告别盛家人,从村内道走到外道公路,想去那座新建的高墙大院去看看,听盛家外甥说,是某老板在建的别墅,可惜今天运气不好,大门紧闭,只得在门外拍些照片。突然想起,上次到龙上村经过此地,看到另有一家不错的农家乐就在附近,即迈步过去寻找,不一会就看到了在大溪对面的山脚下,名叫“猷溪人家”的农家乐。走近看到,一座贴山而建,一小半挖进山体内的木质大凉亭,一座全用毛竹建造的住宿平屋,另一座是用石头建成的用餐房,均依溪坐落,仅有的11个床位,安静而清雅,只是相对价格比别的农家乐要高出一点。今天,应该是第七个半日游——二上石门村。
此时,时钟已指向10点了,这也就离开石门村,大步返回汪家坞,去到傅阿姨处接上老妈回农家用午餐。用完餐,即上楼打开笔记本整理二天来所拍摄的照片和写日记,稍后就午休了。
下午,仍在屋内看电视中度过,老妈在楼下客厅看汪大伯的有关营养方面的书。晚饭后,去对面傅阿姨她们住处走了一圈就回来乘凉,正好东家客人来车回临安,我也就又上楼来完成今天的日记与照片。老妈在客厅内看电视新闻。
这二天老天照顾,下午多少还下了点雷阵雨。晚,洗澡后看会杭州三台的“三扣一”,似乎感觉选手们水平一般。
永闯来电说他已从龙上回到杭城。叶青来电询问情况。给新电询问明日来石门事宜。

汪27-2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4 15:06:55 | 顯示全部樓層
27-28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4 15:07:32 | 顯示全部樓層
汪28_副本 [640x480].jpg
7月28日        星期四       晴
清早,天没全亮,在阵阵公鸡叫声和忽长忽短的知了声中醒来。在吃早餐前,先把昨晚洗澡换下的衣服在从山上流下的溪水中洗了。等吃完早餐,因老妈今日在住地抄写那本营养保健书,故只有让我过去与傅阿姨她们说一声,而此次去了大有收获,对面山庄老板自己的电脑平时都空着,我也就开机上网查看了10余天没上的浙江知青网,并想上QQ与朋友说上二句,谁知键盘左边三排第一个“Q、A、Z”三个字母打上去均无反应,故只得看了一会后下来,老板娘倒说,与会修电脑的人讲过了,有空会来看看的。当我回到汪大伯家打开笔记本不一会,冷坞顶农家盛老板来电询问今天客人去不去的,当我给新打去电话却不接,可能在山里信号不好吧。
今天算是休息,怕新她们来了找我有什么事。午餐后找了点拖地搞卫生的运动,再去处理了一下今日所拍的照片才去午休。午休后,仍躺在床上看电视。晚餐后,先打溪水冲凉晚上大家要乘凉的小院水泥地,然后带老妈到对面傅阿姨住处与她一起到大树底下散步,回来老妈仍抄书,我上楼打开笔记本写日记与整理今天所拍的照片。
夜晚,看《等着我》,这是一档唐山大地震专题节目。40年前1976年的今天,唐山发生7.8级大地震,夺取了20多万百姓的生命,使多少个家庭瞬间失去了亲人,又有多少人成为了残疾,也有更多的唐山人与家人失去了联系。又是这档节目,通过各方努力,让不可能的个人寻找而通过节目找到了亲人,从中让更多的百姓看到了党的阳光与真情。那一年,也是三个伟人相继离开了国人。
400打来电话,未接。给新电让她们周六中午来汪家坞吃饭。

汪28-2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4 15:08:19 | 顯示全部樓層
28-29 [550x390].jpg

             (待续 7)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9 20:35:08 | 顯示全部樓層
汪29_副本 [640x480].jpg
7月29日        星期五       晴
清早醒来,窗外一片难得的寂静,太阳公公仍躲在大山那边,只有微微亮光从山的后面慢慢泛出扩大。
在吃早餐前,先把老妈昨日换下的衣服洗了,吃完早餐即陪老妈到傅阿姨那里打麻将,随后开车带上小舅妈和小阿姨二人,去到山下的水涛庄水库(村)。这是二下水涛庄水库了,也是来到汪家坞以来的第八个半日游。
车从汪家坞出发,一路慢速下山,等到了水涛庄村,根据车程表来看,上次我从杨宅下村步行到水涛庄村是5公里多。我们先在村口的公路边停了车,二位老太见有西瓜在卖,也就走了过去,我却快速地在拍摄些亭、碑、牌等,然后才开车进村。谁知进了村也不能从正面拍摄到水库大坝,从村民口中得知,在进村的另一条沿水库的盘山公路上,能看到水库的正面,故立即调头走进村的另一条路。当车进入小村路不一会,就见到一条建造得不错的,有护栏的小公路,才弯上去没多远,就清清楚楚地看到水库的正面,大坝上书“水涛庄水库”五个金色大字,落款“柴松岳”是用红色字。
此时发现,在公路边对着水库正面的竟是一座像是部队用房,大门处建有如同碉堡一般的圆形炮楼,围墙都建成像长城那样;大门边有数块不规则的大石头上雕刻着“铁甲雄风”、“利剑空防”、“百将团 红军团”等红字,大院内的草地上,还刻有“军魂”二字的一块大石。仔细看门岗墙上贴着的牌子上才知道,这是一座原虹桥村书记沈明德自筹资金750余万元,于2009年建成的,是专为部队野外训练免费提供食宿的保障用房,也是临安市“拥军助训、爱民助学”的示范点。
顺着这条沿水库的盘山小公路(公路石界刻着“水山线”),弯弯曲曲沿着水库一路向前,没过多久就来到与那条我刚下山来的“大鱼线”相接,即通往石门(汪家坞)方向去的。途中还下到峡谷的大溪中去看了一座像是私人建的名为“龙门横路湾电站”,当时从公路上往下看去有点像农家乐。
等我们三人回到汪家坞,也只有10点20分,即去傅阿姨处接回在打麻将的老妈,回去吃午饭。饭后即打开笔记本整理起今日颇感满意的照片,并写起日记,随后就是午休了。午休起来仍在自家房间看电视,看的仍是当年抗日题材的片子。晚饭吃完,老妈又在抄写那本营养书,我独自去到对面的傅阿姨她们住处,并陪她们到村口的大树下散步一会即回到楼上,再写完日记与编辑完照片就洗澡躺下。
上午接到省血液中心的短信: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你的爱心温暖了一座城,7月30日是您的生日,祝您生日快乐!每年这个时候,浙江省血液中心都会发来短信祝福。去年的短信我仍留着:无偿献血做善事,救命扶伤显爱心。想想自己只是献出了对身体无害的一点点血,而每年总会被记着。
夜晚,在看第三期《中国新歌声》中睡去。也许天太热了,夜晚照样能听到漫山知了在一阵阵地唱着歌,同样是歌,但不一样的味。
永闯来电说陈静的退休工龄重新搞好了。给新电告知明天从龙上来汪家坞时,途中可去不远的蔬菜基地木公地村看看。茵来短信说,目前“电商贷”尚欠款四万元。
汪29-2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9 20:35:27 | 顯示全部樓層
29-30 [640x480].jpg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