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收起左側

2016浙江临安石门(汪家坞)避暑日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11-19 19:40:32 | 顯示全部樓層
37-38.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1-19 19:41:23 | 顯示全部樓層
汪38 [640x480].jpg
8月7日          星期日         多云
早起吃完高血压药后,先给老妈今早擦身换下的和自己昨晚洗澡换下的衣服洗了,再吃早餐。然而,老妈在我还没起床时自己在洗手间擦身,她到好,擦完身却想在水池内洗脚,就抬起一只脚想把它放到水池中去洗,必竟年纪大了,站立不稳,等一只脚一抬高,整个人重心就往后倒,一下子坐在了坐便器上,并使上身往后倒向墙壁,后脑“嘭”的一声碰到了墙上。当我听到此声响后,又听到老妈“啊哟,啊哟”的轻微的叫声,随即从床上跳了起来跑过去一看,只见她一只脚在地上,一只脚在水池上,人弯倒坐在坐便器上,头靠在墙壁上。急忙把老妈扶起站立,等她换好衣服,看她似乎没什么反应,真可谓是大大的虚惊了一场。
等将老妈送到对面傅阿姨处,并把早晨她摔倒的事情告诉了她们,让她们在打麻将时帮着观察一下,看看有没什么反应。接着就开车陪汪大伯到大溪村去看望老朋友,同时也将昨天上午才回爷爷家住了一个晚上的汪大伯孙子华华,也顺路带到高虹镇同学家。
长溪村是由长青、上峰、下峰和大溪四个村合并而成,农户700余户,农业人口275多人,外来人口1300余人。全村私有企业17家,主要是以节能灯产品加工为主。当时我们车快到大溪村委前的一条名为X304宽畅的公路,看到一座用青石建成的高大牌楼(门楼)挺立在公路当中,牌楼正上方草书“青溪双峰”,一旁直写“霓虹抚两水 水连古县”,另一旁写着“翠竹抱双峰 峰绕新村”;牌楼背面上面写着“源远流长”,一边直书“仇溪水碧 蜿蜒流万福”,另一边是“后坞山高 葱郁立千秋”。
此次汪大伯是到大溪村的一个叫徐家头的小村,去看望早先曾当过乡长的老朋友,一个86岁很开朗的老人,因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致使做了手术,如今还不能下地。也许当年当乡干部为人较好,来看望他的人不少。我乘着他们老朋友在聊天,独自拿着相机进入小村走走拍拍。这是一个看看不到30户的小村,农户都建造在四周山脚下,从房屋建筑来看,似乎此村生活水平还不错,二、三楼的新房较多。一圈下来虽收获并不大,倒是看到了二颗200多年名叫“木犀”的大树引起了我的注意,当问及村民却说是香榧树,这就让我搞不懂这与“榧树”有又什么区别了。因我急着要赶回汪家坞送小舅舅和舅妈回杭,故原本说要自己在老朋友家吃饭后再乘公交回去的汪大伯也说要跟车一同回,这也就告别了他的朋友开车返回。这样也算是来到汪家坞后的第十二个半日游——长溪村(徐家头)。
因送小舅舅和舅妈回家,我与老妈也在她们的邀请下一同在“野猫山庄”用了午餐,因大家无一喝酒,故光吃饭菜也就相对快了许多,最多的只是与小舅舅小儿子多聊了一会。等吃完饭,小舅舅一家也没怎么休息就收拾行李告别大家开车回杭了。不一会,新来电话说她与渤等人一车先回家了,“转业”她们二车五人即走临安转去太湖源白沙村去看看再回家。
中午,老妈在傅阿姨住处午休,这样方便于她们下午打麻将。我回汪家午休,让电话吵醒就起来看了一会奥运会节目,没多久也就吃晚饭了。饭后活动一下,提溪水冲院子方便大家乘凉,然后才上楼打开笔记本写日记与整理今日所拍摄的照片。
夜,看奥运会第二天赛程,中国队总算拿到了二块金牌。首金由张梦雪女子10米汽枪,第二金是吴敏霞/施廷楺懋女子双人3米跳台。而奥运会射击新规则,张梦雪这位新手,顶着压力打出了好成绩。
今日立秋,天似乎是凉快起来,看来今年的避暑日子也不长了。
永闯来电说,龙江哥儿在下沙天街聚会。
汪38-2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1-19 19:42:40 | 顯示全部樓層
38-39.jpg

     (待续12)
 樓主| 發表於 2016-12-2 09:57:02 | 顯示全部樓層
汪39_副本 [640x480].jpg
   8月8日          星期一         多云
一过立秋,似乎早晚的气候就是有点微凉,就连知了也只是在夜晚才叫了,白天倒一点也听到不它们的声响。
早餐后,陪老妈去“野猫”打牌,我却坐在山庄的电脑前上网,浙知网因G20而被关闭一个月,故只有在全国各地的知青网转转看看了,或用QQ与知青乐园群中的朋友们聊聊天。时间似乎过得很快,没过多久就到了要用午餐的时间,这也就陪老妈回汪家准备用餐。餐后老妈仍在客厅玩新学的麻将牌通关,我先上楼看奥运会比赛了。午休后,老妈又下楼与房东们去打麻将了,我仍在楼上看电视,一直到快吃晚餐才下楼。
晚餐后,老妈在汪家大厅看电视,我去傅阿姨住处看看,见她们还在吃饭,也就独自散步锻炼。一会看看天要黑下来了,也就管自己回汪家,与房东们一起在凉爽的院子内乘凉。乘凉时听汪家邻居说,今天下午,石门村有一个36岁的父亲带着在临安上学的女儿到溪坑玩水,自己一跳下水就一直没上来,等女儿跑去叫人来打捞起来已经没了气。说说这条猷溪,其实它是生活饮用水源二级保护区,怎么能让众多的人这样去玩水呢?就像杭州环城东路上的城河一样,一定要把它管理好!随后我才上楼打开笔记本写起今天的日记来。老妈仍在客厅看新闻联播。
睡前看奥运会,中国队今天可说是有收获的——龙清泉男子50公斤举重(第三金),孙杨男子200米自由游(第四金),林跃/陈艾森女子双人10米跳台(第五金),其中尤为孙杨顶着压力不容易。
刚才到傅阿姨住处时,把自己准备这个周日(14号)结束今年的避暑,得到了她们的同意,并将此决定短信告诉了新。
夜,叶青正好打来电话,我也将回家的时间通知了他。
汪39-2_副本 [550x39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2-2 09:57:35 | 顯示全部樓層
39-4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2-2 09:58:02 | 顯示全部樓層
汪40_副本 [640x480].jpg
   8月9日          星期二         阴雨
一早醒来坐在床前,只见天阴沉沉的。从窗下看去,房东黄大妈一手拿着包,一手拿着“六谷”(玉米)边啃边大步的像是要乘小公交去高虹买菜。随即匆匆起来后,草草吃了早餐,先把老妈送到傅阿姨她们那里去打麻将,我也就大步的朝石门村走去。
此次可以说是独自三上石门村了。一则想去看看村口那个高虹私人老板圈地在建造的别墅,二则就是想去看看怎样的溪坑能将一个成年人吞没了。谁知快到石门村口时,老天突然下起小雨来,好在是夏日的气温,我也就快走几步先到石门卫生院对面的凉亭避雨,正好也就询问了一位在清运垃圾的村内人。当雨小了一点,我也就朝着那位村民所指的地方走去,可没走一会又下起雨来,也就走到石门村委旁边的亭子再次避雨。稍许,雨基本不下了,我第三次开步来到了另一个出村口的那幢别墅,只见大门是关着的,而边门开着,有二位本地人像是帮忙看门的,我也只能从小门朝里看了几眼,倒是室内那台监控电脑让我基本看清了此院子的大概。
这是一座建造的比较讲究的私人住宅,从大门道路进入,两旁都是新种的樟树和银杏,树下不但有花草,而且一路都有大小不等的石头摆放着。紧靠山边建有一幢二层楼的较大房屋,其外墙均用大块大理石砌成,显得十分洋气。整个院子花草树木占去了大半,让人觉得空旷而透气。更为养眼的是院内建有百来平米大小的一个弯型游泳池,池水清澈,而在高高的围墙四周均装有监控。在此,再次向二位本地人询问了昨天那位遇难年轻人的具体溪坑。
从院子出来朝龙上村方向没走多远,在一个公路的叉路口,小公交车站名叫亭子里,沿着左边的溪坑是一条沙石小路,不一会就看到一座叫“积胜寺”的小庙,小得来只有三、五尊小菩萨(门锁着,隐隐从门缝看到中间像是观世音菩萨)。整条溪坑也只有小庙前不远处有路级可下到溪坑去,而且也只有这一小段溪水较大较深,溪坑面积也比一般的要大一点。正好,此时有个村民从地里路过,一问说就是这里。面对着溪坑,想想菩萨就在身边,怎么就保佑不了一个凡人的年轻生命,难道此人命里注定是要他走了不成?!
返回时,想不到死者家属在石门村大礼堂内办起了“豆腐饭”,早几天我来石门采访过的汪大伯朋友盛开元,正好也柱着拐杖从村里出来,这才从他口中得知。那人姓萧,是盛开元表姐的儿子,如今全家都在临安生活,这次得空带着7岁的女儿来老家玩几天,谁知老天竟这样无情的把他叫走,而且是让女儿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跳下溪坑再没能上来。可这么小的溪坑又怎么会淹死人呢?原来是死者跳下溪坑时,可能没跳好而头部碰到了溪坑边的大石头上,这才导致了此次死亡事件的最根本原因。在回来时,老天又下起更大的雨来,这也许是给死者的一点同情与安慰吧!
因天下大雨,老妈也就留在“野猫”傅阿姨处吃饭了,并在那里午休,而我回汪家用餐。午休后,即去山庄电脑上网,并帮助杨老板把新购买的冰柜从车上抬下运到厨房。晚饭时,带老妈回到汪家吃,完了看一会电视新闻就上二楼打开笔记本写起日记来,整理二天来所拍摄的照片。
夜,回顾看奥运会今晨的比赛,中国又夺得三金——邓薇女子63公斤举重(第六金)、陈若琳/刘蕙瑕10米跳台(第七金)、石智勇男子69公斤举重(第八金),而且中国队在总金牌榜上排名第一,暂时超越美国。
今天只收到二个无关的电话。而白天也算是第十三个半日游——三上石门村。
汪40-2副本 [560x39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2-2 09:58:38 | 顯示全部樓層
40-41.jpg


       (待续13)
 樓主| 發表於 2016-12-8 11:29:15 | 顯示全部樓層
汪41 [640x480].jpg
8月10日          星期三         多云
一早起来,先把昨晚洗澡换下的衣服洗了,然后才用早餐。餐后陪老妈到对面傅阿姨住处打麻将,谁知小阿姨跟着冯阿姨到到山上发电站散步去了,只得由我代她与阿姨们玩。一直到了九点多,小阿姨才采摘了不少的棕叶回来了,我也就让位去上网。上网主要是把这次北京知青搞的全国知青出版物展新闻稿转载于各地知青网,并观看了奥运会中国队夺金的回放,向艳梅女子69公斤举重(第九金)。
午餐与老妈回到汪家吃。午休与老妈差不多时间睡下,醒来不见了老妈,下楼一问才知道,因我睡着了她管自己去对面“野猫”与傅阿姨她们打牌去了。我也就回到房间看电视,一打开电视机即看原先断断续续看过的《平凡的世界》。该剧是以路遥文集中份量最重要的一部长篇改编,它全景描写了中国当代城乡百姓的生活,通过复杂的矛盾纠葛,以孙少平等人为代表,刻画了社会各阶层普通人们的形象,人生的自尊、自强与自信,人生的奋斗与拼搏,挫折与追求,痛苦与欢乐,纷繁地变织在一起,看后令人荡气回肠!
尤其是每集放完的片尾曲《神仙挡不住人想人》,虽然歌词极为简普,但用那西北人豪放的乡土声来唱,真是回回听了总要催人泪下不止——
山 挡不住 挡不住 挡不住云彩
神仙 挡不住 挡不住 挡不住人想人
    羊啦肚子毛巾哟 三道道蓝
        咱们见啦面哪容易
          哎呀拉话话难
          一个在那山哟
一个在呀沟 咱们拉不上那话儿
         哎呀招一招手
         啦见那村村
         哟不见呀人
      我的泪格蛋蛋抛在
        哎呀沙蒿蒿林
看完电视也就去到老妈这里给她送下午吃的酸奶,可刚进入山庄屋内不一会,倾盆大雨从天上倒了下来,雨点打在雨棚上啪啪的响,而溪坑的山水也瞬间泛黄,从哗哗的优美流淌声变成了轰轰的冲击坑石、坑道响,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向我奔来。我撑着雨伞,站立在溪坑小桥的中间,任凭雨水泼打在身上,我享受着大雨洗涤山村那壮美的时刻,并用相机记录下在都市难得一见的场面。
晚餐后,老妈在看电视新闻,我陪小阿姨向1公里开外的宣王桥散步,回来后陪老妈看会电视后即上楼打开笔记本写起日记来,不时耳边从楼下传来在院子内乘凉的房东,与他们才来家的亲戚们笑语声。
夜,仍看奥运会各项比赛,目前美国队又夺回了金牌榜总数第一的位置。
今天收杭州(中国)人寿及上海、广东三电话。
汪41-2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2-8 11:29:39 | 顯示全部樓層
41-42.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2-8 11:30:08 | 顯示全部樓層
汪42-2_副本 [640x480].jpg
8月11日         星期四         多云
一早起来,吃完早餐,先在汪家从楼上拖地到楼下,然后陪老妈到傅阿姨住处打麻将。出门避暑快一个月要回家了,应该去把车子清理一下了,所以一上午基本都在村口的那几颗几百年的大树下,用泡沫清擦车辆内部,完了即带老妈回汪家吃午餐。
午餐后稍看一会奥运会比赛后才睡,等醒来早已不见了老妈的身影,原来她又自己去“野猫”了,我也就在房间看电视,直到快吃晚饭了,这才去对面想接老妈回来吃饭,可野猫本人却一定要留我俩一起在他这里吃,说把那条早几天抓来的蛇杀了。
来到山村没怎么喝过酒,今天与野猫山庄的主人一起坐着喝酒,而且一直喝到别的人都吃完离去,我与他俩人仍在喝。通过与他的交谈得知,老板姓杨,于1959年出生,在汪家坞读完小学,在石门上的中学,高中到横畈,并于1978参加高考,因志愿填错而名落孙山,即先后回村办过多家厂,期间还到过杭州办沙发厂和湖南办铜棒厂,在28岁时与同村的汪姓女子结婚,可为了逃避二胎而与大肚子老婆跑到外地,直到回家建房再慢慢地办起农家乐。是个见过世面,赚过大钱的耿直农村汉子。谈着谈着,天要黑了,老妈也来看了好几回,故只得陪老妈回汪家睡觉。
夜晚看奥运会回放,丁宁夺得女子乒乓球单打(第十金),打败了自己的队友李晓霞。而男子马龙和张继科,双方在半决赛中各自都战胜了对手,二人会师进入冠军决赛,提前锁定了又一块金牌。
今天无一只电话进出。只是在QQ上与高明聊了会。
汪42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2-8 11:30:43 | 顯示全部樓層
42-43.jpg


        (待续14)
 樓主| 發表於 2016-12-13 10:38:07 | 顯示全部樓層
汪43 [640x480].jpg
8月12日         星期五         多云
清晨,被几声鸡鸣而微微张开眼睛,窗外仍是那样寂静。起来吃完早餐,即陪老妈到对面傅阿姨住处打麻将,我也就上一会网,并与知青乐园的网友们聊了一会天,还将“途安”停到阴凉处,准备明天再将车外面清洗一遍。
午餐带老妈回到汪家吃,又是一桌刚摘下来的南瓜、茄子、丝瓜等,看来顿顿有这样的新鲜蔬菜吃的日子,过了明天只有明年这个时候再来过了。餐后,让老妈稍坐一会,就让她上楼洗澡。我在笔记本上动手写日记与寻找近日所拍摄的好配用的照片。等午休起来又不见了老妈,想必她又去了“野猫”,我也就先洗了老妈洗澡换下的衣服后,再去她这里。谁知去到一看,山庄又来了20多个杭州客人,而且不少人还都跳入溪坑中玩水,那种集体的欢乐与愉悦场面,这在都市是不太看得到的了。
期间,正好看到汪大伯独自在他的房间,也就与他谈起他的一生经历来:汪大伯(汪福球)1935年出生在汪家坞一家贫穷的农户家,14岁那年小山村解放了,就在那天他被残余的国民党部队抓到了山上,正好解放军剿匪把他解救了出来。他自学小学,53年在临安上中学,55年部队军校招生,他被招去了北京财政学校。57年反右军校被撤消,回来后被安排在横畈农业银行营业所当信贷员,60年入党调横畈公社任秘书,62年调石门乡当秘书、团委书记等职,71年调高虹当秘书(文革期间被批斗),78年又调横畈当秘书,直到92年退休(退休金4000多元)。退休后办过几年私人企业,也曾为村里办过老年活动室,组织村民看电视上浙江老年大学课和办村洗浴室,并被评为杭州老年协会示范点。
晚餐后,老妈仍在汪家看电视新闻,我却去对面与小阿姨散步到宣王桥。回来后老板娘叫我帮她把客人们的身份证扫描到登记本与电脑上,一直到天黑才回到汪家。此时老妈已经看完新闻上楼准备睡觉了,我也就到隔壁房间继续写中午没写完的日记。
夜晚回放看奥运会,马龙男子乒乓球单打(第十一金)、王镇男子20公里竞走(第十二金)、钟天使/宫金杰女子场地自行车(第十三金),目前我国仍排金牌榜第二位。
给新电明确后天午饭后返家。给茵电询问“电商贷”还款情况。
汪43-2_副本 [600x44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2-13 10:38:29 | 顯示全部樓層
43-44.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2-13 10:39:10 | 顯示全部樓層
汪44_副本 [640x480].jpg
  8月13日         星期六         多云
东方微亮,窗外山头已渐渐显示出轮廓,由暗到明。快一个月了,从来在清晨没听到过的鸟叫,从山林中一声轻声响的,就连很少听到的鹅叫声,也一声响似一声地传来,似乎是在给我们明天的离去而唱着一曲曲的欢送赞歌。
吃完早餐,先送老妈到“野猫”傅阿姨她们这里玩,而我却去清洗停在大树下的爱车。它已经为我们安全地服务了第六个年头了,就像是我们家中的一员,所以我一直来都是那样的爱护它。从外表用溪坑里打来的水清洗外,我还再次擦抹车内,并用车用吸尘器将车内的地上异物吸干净,整整花了二个小时才把它打扮完成。
站在近千年的古树下,用天然的山水清洗爱车,这也是来到山村所要做的一大乐事。也许我想让银杏座拥的沙朴树来见证,人与自然,人与车辆,相互间的关爱与利用,也是两者从中所能享受到的一种美感,这种美感,只有用热忱的心灵去体悟才会有所感觉。
午餐与老妈回到汪家用,这也是避暑来到山村最后的一餐午餐了。餐后,老妈在客厅内看电视,我来到二楼打开笔记本写起日记来,并继续寻找与编辑所能用的照片。午休后,老妈又管自己去对面与傅阿姨她们打牌去了,我看了一会电视后,下楼看看老妈又忘记带酸奶了,也只得给她送过去。
晚餐仍与老妈回汪家吃,吃完后老妈上楼去准备物品,准备明日回家,我去到对面陪小阿姨散步又走到宣王桥返回。回来看到老妈基本已经整理完毕,我仍到隔壁写日记及处理最后二天所拍摄的照片。
晚看又一期《中国新歌声》,从这几期来看,如今的歌手都是有备而来,而且人生经历也越来越平常,似乎没那么有看头了。
今日除叶青来电,别的就中国人寿又来了二次电话。
汪44-2_副本_副本 [640x48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6-12-13 10:39:45 | 顯示全部樓層
44-45.jpg


          (待续15)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