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查看: 823|回復: 0
收起左側

原创散文:别样漂流会将军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3-20 11:13:3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别样漂流会将军
                                                                                                                      (陈伯钧)

       听说郴州东江湖漂流够味够刺激,因为胆小,也就不曾提起漂流之兴。时逢湖南化工新闻工作会议在新宁县召开,在崀山风景区我才有幸和朋友们一道感受漂流。我们四人一组坐在竹排上,划排者是一位技术娴熟的壮年人。十余只竹排顺流而下,乘排人身着黄色救生衣,远远看去,就像是十余只竹排上都竞相开放着艳丽的黄玫瑰,给景区又添一道亮丽风景。

       河面不宽,河水清澈见底。于燥热的夏日感受未经污染的清凉,心也随之冰清玉洁般顿感凉爽与惬意。慢慢的,河水深了。朦胧中,依稀可见转瞬即逝的卵石随着水波涌动,似欢迎的队伍般前不见头后不见尾。一路注视水中仔细搜寻,却没发现哪怕是一条小鱼在嬉戏,为什么这么清的水中没有鱼呢,竹排主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哦,原来“水至清,则无鱼。”

       不知是谁唱起“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寻觅的目光不由自主转向两岸。代表着湘南地貌特征的竹林,山坡拥着山坡,向四周连绵着,浩瀚着,牵着我那探究的眼睛融进那滴翠的海洋。挤挤挨挨的竹枝济济一堂,你牵着我,我搭着你,嬉闹喧哗,随着轻风打情骂俏般发出一波接一波惬意的浪笑直上云霄。

       竹海深处,偶尔也见炊烟袅绕,遥闻鸡鸣狗吠,即刻便有一缕挥之不去的遐思嵌入心田,不由得想起陶渊明那则著名的《桃花源记》。那青烟里缭绕着怎样寻觅、迁徙、驻足、根驻的故事?那故事里有着怎样鲜为人知的喜怒哀乐? 那鸡鸣犬吠中蕴涵着怎样别具一格的风土人情和历史文化?那竹海深处,那山峦之后有着怎样的繁荣或穷困,若何正是陶渊明美文记叙之所在?思想的野马肆意驰骋着,恨不能穿透那山峦的屏障,揭开那缭绕的秘密,乘着风儿的翅膀,飞去那牵萦思魂的境地。但愿是处阡陌交通、屋舍掩然、花团锦簇的世外桃源。

       导游小姐不知何故闷闷不语,许多非导游介绍加想象才得以看到的景致就只能顺水漂去了。突然,远处山顶的松树如孔雀开屏般逼真,她这才金口一开,我们才得以寻觅想象。我这才想起漂流可能除了感受它的刺激外,更重要的是感受人在画中游的非一般旅游所能感受到的惬意与享受。

       脱了鞋双脚踩在竹排上,不时有水花漫过来温柔地亲吻。双手不时伸进透亮的水中撩拨,看着它生气得一蹿老高,我咧着嘴顽皮地笑。不断掬着它玩耍,看着它从指缝间逃匿,迅速合掌捧起一掌精灵,双手愈来愈空才作罢,而后又不依不饶地继续淘玩,短暂的嬉戏里满是溢发的童趣。

       水流平缓得感觉不到竹排的跌宕起伏,眼睛目不暇接,很想能看到竹林深处的清幽静谧,想象着在竹海里徜徉、嬉戏,拾竹笋,采蘑菇,忍俊不禁。蓦然记起,儿时上山扯小笋,喜欢小心翼翼地剥下笋衣,做成无数把小伞举着玩。若是将这钻入云天的楠竹宝宝的笋衣做成笋伞,将是怎样一番心情与韵致呢?心啊,野了!

       愈往前漂,两岸的景色愈迷人。朦胧的远山层峦叠嶂,时而清晰,时而弥蒙,给人以无尽的遐想。偶尔也有水流湍急之处,艄公早早便会提醒大家注意,我们不必有一点点安全担心,只需全身心地陶醉在两岸的美景中。在苍翠中贪婪地吮吸,在清新中痛快地沐浴;在静谧中雀跃般思索,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享受这难得的赐予。

       崎岖的河滩蜿蜒齿互,宽阔的河面波光粼粼,金色的阳光洒落满河璀璨,在这醉人的美好中,随波逐流的竹排载着“玫瑰”的美艳箭一样飞驶,快速地穿过一处处激流险滩,留下我们的幸福和欢畅在河谷里飘荡。突然,眼前一亮:“那是什么?”我惊呼。——朦胧中,只见一位身披铠甲的将军远远伫立在河岸边的山头上,像是在迎接我们的到来。

       那是谁,是人吗?我疑窦丛生,揉了揉眼睛。人哪有山一样的伟岸?是我的眼看花了吗?我凝视着他,呆若木鸡。是雕塑,是幻影,——难道是神仙?我的心加快了蹦跶。都不是?怎么可能?以为自己在做梦,一定是看到了神话故事里的天兵天将,掐一下手臂,不是梦。眼前分明还矗立着他雄伟的身影,身披战袍,威仪天下。不是幻觉,那是海市蜃楼吗?我自问自答,被这似真似幻的远影震慑得目瞪口呆。梢公写满一脸骄傲与自豪,神气十足地喊道:这就是我们崀山风景区闻名的将军石!

       石头——将军?这一惊非同小可。无论我心底有多惊诧,有多么怀疑自己的眼睛,他确确实实是一位将军,是一尊大自然的鬼斧之作,一座不朽的雕像。——这块巨石独立山巅,就像一位指挥千军万马驰骋疆场的大将军岿然屹立着:那么威武,那么挺拔,那么正气凛然。看到他,立马想到兵马俑,想到杨家将,想到岳飞,想到赤壁之战,想起数不尽的古战场,想到那种短兵相接,持矛举盾,浴血奋战的搏杀。

       我不能准确地判断出他是哪朝哪代将士的装束,目光锁在那一刻也不曾离开,已经无暇顾及沿途风景。这整块巨石就是一座山,它别的什么都不像,为什么就活脱脱就是位将军?他是谁派来的,曾经担负过怎样的使命?是督战使者还是和平卫士?又是谁因为什么让他独自镇守在这?难道就是这位英勇不屈的神将在默默守护着一方百姓的安宁?不知道千百年来关于将军石有着多少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遗憾的是来去匆匆不得而知。他就是这样雄赳赳气昂昂地矗立在丹霞地貌的诡异里,伫立在江头河畔的孤零中,深邃的目光凝集着无数悲壮的故事,眺望着远方岿然不动。

       他是在思念远方的亲人,还是在回味那逝去的拼争与厮杀?将那炯炯恫吓的威仪定格在空灵的广宇,与那大自然惺惺相惜、荣辱与共。澎湃的心潮掀开了历史记忆沉重的闸门,拼力搜寻我那贫瘠的记忆库,偏科的我实在后悔自己历史知识的缺乏。无论我怎样感叹,悸动,震撼,也无力帮他找寻故乡,家园,亲人;无论我怎样被他惊天的气概所感动,还是未能找到他那古老的故国,尘封的戗仗和疆域家园之所在。看他那与山河齐寿的伟岸,那指点乾坤的韬略,那耸入云天的身躯绝非凡胎造化,我断定他一定是下凡人间的天兵天将。

       竹排缓缓地向将军石靠近,将军的身影愈来愈高大,模样愈来愈清晰,天色却慢慢变得朦胧起来。我的心魂还被圈在他带来的震撼与威慑中,傻呆呆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也像一座雕像。看着他目送我们离去,似乎感觉到了他的依依不舍,踌躇满志。澎湃的心潮汹涌着,浮想联翩:但愿他就是独自戍边的将士,服役期满就能回到故乡和亲人团聚,但愿风景区开发得更好,游人如织,让将军不再感到孤独,但愿……

       直到竹排漂过将军石右侧,还其石头原貌时,我还在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还在记忆库里搜寻,徜徉,感慨。斜阳挂在树梢,凉风习习拂面,竹排时而跌宕时而平稳,被美景深深吸引的我们,情怀还在将军身上萦绕,还在拼力展开着想象的翅膀。

        “快,快看哪,一只好大的鸟,啄,啄木鸟! ”突然,不知是谁激动得惊呼。抬眼,便见一只巨大的啄木鸟正在远处岸边的山腰上快乐地啄虫。长长的嘴巴,丰满的羽翼,健硕的身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我们诧异得一个劲惊呼:“天哪,真是太像了!”“真的很像,好像啊,真是太像了!”十几只竹排异口同声,许是我们的声音惊吓了它,只一会儿工夫,它就变成什么也不像的几块巨石了。

       竹排载着啧啧称奇的我们,优雅地穿过清凉清亮的河水,吮吸着清新的空气,享受着大自然的鬼魅与绮丽,将欢乐、惊诧、感叹、幸福定格在这无法比拟的奇山秀水中,定格在水流激荡的快感里,漂流,漂流,向着前方快乐地漂去,漂进如梦如幻的画苑。

       远方悬挂着一幅巨大的水墨画。飘逸的美感,朦胧的意境,幽远的想象空间,都在于迷离变幻的雾霭授意。浓得厚重,淡得清雅;若即若离,缱绻缠绵,山峦黛绿,树木葱茏,黄的花,红的叶,叽啾的鸟鸣,生动着写意画的魂灵,伴随着我们的竹排隐现,摇曳,泼墨,浓妆淡抹皆养眼,扑朔迷离尽怡神。

       大自然兀自挥洒着它的豪情,将我们的心牢牢地套在它那摄魂的画苑里,徜徉,沉醉,流连忘返,随着我们的临近不断地变换着色彩和内容,牵引着我们的思绪、情感、想象,将那种薄雾溟濛的朦胧意境永远地镌刻在我的脑海里。

       当镶嵌在水墨画中的崀山山庄秀丽的身姿呈现眼前时,我们的漂流结束了。在几十里长的画廊里徜徉了几小时,我们意犹未尽。走下竹排,我仍然深深地凝望着下游,踌躇着脚步不愿离去。想象着漂下去的感觉,想象着远处旖旎的美景,想象着人生明天的灿烂和美好。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