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知青論壇 首页 新聞中心 查看內容

21深度|能源“创伤”下的德国:经济隐忧难掩,化工产业遭受重创 ...

2022-8-27 13:26| 發佈者: xiaowen| 查看: 73| 評論: 0

摘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何柳颖报道当地时间8月25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了第二季度GDP终值数据。经价格、季节性和日历调整后,德国二季度GDP环比增长0.1%,优于此前公布的零增长;同比来看,经价格调整后的二季度GDP增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何柳颖报道当地时间8月25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了第二季度GDP终值数据。经价格、季节性和日历调整后,德国二季度GDP环比增长0.1%,优于此前公布的零增长;同比来看,经价格调整后的二季度GDP增长1.8%,也优于初值1.5%。

GDP数值高于预期,市场信心有所提振。25日,德国DAX30指数增长0.39%,小幅修复了22日跌去的2.32%。22日当天,欧元对美元再度跌破平价,一度下行至0.9926。截至发稿,欧元对美元上升至平价以上,现报1.0073。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教授丁纯向21记者表示,“从最新数据来看,德国当前经济表现好于预期。但也要考虑到,能源价格的飙涨等问题的影响还没有完全在二季度数据中体现出来。”

德国伊弗经济研究所(IFO)目前预计,由于消费疲软,该国GDP将在第三季度出现小幅萎缩。丁纯认为,德国在下一季度出现经济下行的可能性的确存在。“首先,有些经济指标的反应会相对滞后,当前的经济波动还会对其产生影响;其次,从投资、消费等方面来看,德国的现状都不理想,尤其投资前景黯淡,经济增长动力不足;除此,冬季即将到来,将会给德国带来更大的能源考验。”

经济隐忧仍存

根据8月25日公布的数据,德国二季度GDP同比增长1.8%,环比增长0.1%,均优于初值,特别是环比数据“洗掉”了此前公布的环比零增长。由此来,这个“欧洲经济火车头”的经济表现总算有了一抹亮眼之色。

丁纯认为,“在俄乌冲突、能源危机的影响下,德国二季度经济表现要明显好于我们的预期。”

但隐忧仍存。安邦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魏宏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由于季节性因素,我们不仅要看环比,更要看同比。德国二季度同比增速(较一季度)大幅下滑,已经说明了其经济形势的严峻。”

魏宏旭认为,德国二季度数据调整并不是趋势上的扭转。同时,他还提醒,部分先行指标已经反映出经济下行的趋势。8月,德国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降至两年多来低点,从上月终值48.1下滑至47.6。8月制造业PMI微升至49.8,为2个月来高位;服务业PMI降至48.2,录得18个月低位,均跌破50的荣枯线。

此外,根据IFO研究所最新公布的指数,经季节调整后,德国8月商业景气指数从上月的88.7点降至88.5点。其中,贸易指标较上月有所下降,制造业环比持平,服务业和建筑业环比上升。虽表现优于市场预期,但环比下降趋势仍显示出德国企业的信心不足。

值得指出的是,在欧元区成员国中,德国今年遭受的经济创伤尤其明显。从二季度GDP同比增速来看,与法国的4.2%、意大利的4.6%相比,德国的1.8%显得尤其黯淡。

“通常情况下,德国、荷兰等北欧国家的劳动生产率、经济增长率都会高于法国、意大利等南欧国家。但今年受俄乌局势影响,德国不仅所涉能源危机等影响大,且作为出口大国,世界经济总体环境不好,故受冲击幅度大,经济下行趋势更为明显,前期预测下跌幅度会较深。就这而言,该国二季度的经济表现好于预期,但后续来看,经济下行风险仍较大。”丁纯指出。

目前,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德国今年的增速将为1.2%,在七国集团中表现最弱。德国联邦银行的预测同样显得消极,其在最新发布的月度报告指出,德国的通胀将会继续走高,经济陷入衰退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

化工产业遭受重创

在这场愈演愈烈的能源危机中,德国化工等能源密集型产业纷纷遭受重创。

据悉,在德国天然气消费量中,化学工业约占15%。自俄乌冲突暴发(2月)至今,“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荷兰TTF近月期货价格已从80欧元/兆瓦时上涨至332欧元/兆瓦时,涨幅超300%。受此影响,德国化工企业成本骤升,同时推升了德国的7月PPI(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增速达37.2%,再度刷新历史纪录。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助理李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作为工业大国,制造业一直是德国的优势产业以及主要经济支柱,其中化工业占据着重要角色,而天然气与这一产业密切相关,不仅是其重要的化学原料,也是生产过程中常被使用的燃料。也因此,在能源价格飙涨的情况下,德国化工产业备受冲击。”

在此背景之下,德国近期化工进口比例大大上升。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德国货物进口额同比增长了26.5%,从进口商品来看,化学产品的增长最为明显,较去年同期大增64.9%至761亿欧元。一定程度上,德国5月的贸易逆差受此影响。

雪上加霜的是,德国为帮助天然气供应商渡过价格危机,还于本月早些时候宣布从10月开始征收2.419欧分/千瓦时的天然气附加费,希望借此把天然气进口价格转嫁给消费者。据悉,这一政策将持续至2024年4月。

德国化学工业协会(VCI)董事总经理 Wolfgang Große Entrup对此称,“从经济角度来看,征税是最好的(选择)。但做正确的事也有副作用:对于我们已经受到重创的能源密集型行业来说,这是一颗极其苦涩的药丸。”

VCI估计,开征天然气附加费将使该国的化工制药行业每年损失超过30亿欧元。德国化工巨头科思创亦表示,新的附加费将为其带来每年至少三百万欧元的额外负担。近日,考虑到化工企业或难以承受,德国政府表示将暂时把天然气增值税从19%下调至7%。

但更大的压力源头还是在于能源端。Gazprom近日宣布,“北溪-1”仅剩的一台涡轮机将于8月31日起停机检修三天,期间该管道将暂停对德国输送天然气。消息一出,欧洲“气荒”焦虑更甚,天然气价格受此影响急剧上涨,截至发稿,荷兰TTF近月期货价格仍在300欧元/兆瓦时以上。在天然气价格仍未见顶的情况下,德国化工等能源密集型企业料将继续承压。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前局势与产业压力之下,市场上出现了“德国是否将去工业化”的讨论。李超认为,“多年来,德国制造业所占GDP比重约在20%以上,比英国等其他经济体都要高。2019年,德国还出台了《国家工业战略2030》,提出要到2030年将工业产值占比提升至25%。我认为,即便德国工业如今备受压力,但无论从重视程度还是未来发展来看,德国都将继续发挥其工业优势,秉持其工业立国的原则。”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文热点

返回頂部